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九章 母亲大人不要啊

第九章 母亲大人不要啊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233  |  更新时间:

无论如何时候,在市区拥有一套房子都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特别对于一个单身母亲而言。然而无论是杨离还是太子,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前者一直都是浑浑噩噩,或者不知所谓;而太子,无论他怎么融合这些记忆,他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对于这些事情,还是缺少一种灵觉敏感。更何况,此时他最关心的,是如何去面对那个女人。

即使是千军万马面前,这位大石太子也从来没有退缩过,然而此时站在这个门前,他却是犹豫了——食指轻按在门铃上,已经停留了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然而却是始终稳稳不动。

此时大约是下班高峰期,不时有楼上楼下的邻居们经过,全都好奇地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年摆造型一般站立在这里。

也许是因为城市还不够发展的缘故,这些邻居们彼此之间也还算是有些面熟的,偶尔也会互相串个门拜访一下。对于这个沉默伫立的少年,他们中大部分人还是认识的,知道他是个不学无术的恶劣少年,经常令他母亲伤心难堪的“坏孩子”,然而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在外面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祸?邻居们纷纷在内心猜测,不过这终究是别人家的事情,而且这家是个单身母亲和她的不成器地儿子,怎么看都是个麻烦的源头,邻居们几乎和这一家没有什么来往,因此,好奇之后,他们就不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门内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在太子的耳中清晰可闻,脚步声停留在门口,似乎是那个女人要打开门出来。

“这不过是个小麻烦而已。”太子在心中对自己道,然后在那个女人把手按在门把手之前,按下了门铃,

“叮当——!叮当!——”

门口的人脚步往后退了一步,有些凌乱,大概是吓了一跳。——根据脚步声,太子判断出来这个事实。

此时他的精神高度紧张集中,态度上,甚至是把这个当做了一场战争来对待——无论成功与否,都要尽最大的努力,不可使大石荣光被折辱。

门打开了,隔着防盗门看见门口站着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这个女子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是那原来的杨离,这个细节必然会被忽略过去。但是此时却是太子,心细如发,这个女人绝对不像是杨离记忆中的那样对她的儿子不闻不问!

看来,那些记忆中很多不美妙的东西,完全都是杨离的过错。太子眼神敏锐的从这个女人眼中捕捉到那种松了口气的神态,太子更是确信:这个女人是个好母亲。而那个杨离,却不是个好儿子。

刘韵衾虽然对杨离这个不成器、甚至走上了歪路的儿子完全失望,然而无论如何,那都是自己的血肉,她内心深处一直在不断地为这个孩子和他的未来担忧。今天杨离又是比平时晚归了许久,这让她坐立不安,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却是发现杨离回来了。

才松下一口气,刘韵衾心中便升起了对这个儿子的深深失望,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上天为什么才夺走了自己的丈夫后,连自己的儿子也要如此。然后这种失望还没有从脸上表现出来,刘韵衾忽然察觉到一道极为明亮锐利的目光从自己脸上闪过。

那是身份极为尊贵的顶尖人物审视别人时,才有的目光!

已然许多年没有被这种目光注视过的刘韵衾,忽然被这道目光惊动,瞬间唤醒了内心深处早已埋葬十八年的记忆。她立刻把眼睛往前看去,然而眼前除了自己这个身上有着尘垢,衣服露出破损痕迹的儿子,并没有别人。

是谁?!是谁在观看?!

刘韵衾心中升起深深的不安,她察觉到,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似乎,有些东西要改变了。

然而,还没有等到她深究、思考时,眼前的这个儿子忽然做出了一件让她吃惊至极的事情!

确定了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杨离记忆中的“母亲”,察觉到她的那种对儿子真实的担忧和关心后,太子便决定了,如果可以隐瞒的住,那么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母亲”!不过,在这之前,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走进门,关上门。

太子从背后取下书包,轻轻的放在脚边,整理了一下衣服的衣领和袖口,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整洁严肃一些。

然后太子双膝跪地,额头重重的敲打在素白色的地板砖上,发出“咚!——”一声巨响,甚至地面都被他的这个磕头动作给小小地震动了一下,可见用力之猛!

再次抬起头,光洁的额头上,已然青肿、可见血痕!在刘韵衾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太子再次一个大叩头狠狠的砸向地面!

“咚!——”

血花飞溅,染红地面。

没有修炼过的身体,完全不适应太子这么认真地对这个“母亲”表达歉意:一是为了自己占据了她儿子的身体;二是为了她那个名为“杨离”的儿子对她的不孝和不尊敬。

第三次砸向地面时,刘韵衾激动的冲过来,抱住了太子的头,阻止了他这“疯狂”的动作:

“你疯了吗!——这是做什么?!——啊!——你这是要做什么?!——”

女人完全被太子这两个半的重叩首给吓坏了!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额头上那碎开的血肉和缓缓流下的鲜血,心疼的感觉让刘韵衾恨不得一巴掌扇死杨离,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惩罚自己!为什么要伤害自己来使母亲心碎!难道这是要告别了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刘韵衾用力地抱着杨离的上身,阻止他再发疯“自残”,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这是要干什么!是不是惹了什么祸?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果然那个“杨离”是个废渣!如此母亲,怎么可能会是他记忆中那种对他不闻不问,一点不关心,甚至对他很不好的女人。只不过是那个废渣因为刘韵衾没有给他一个奢华的生活所以心生怨恨罢了!

废渣!太子心中冷冷评论道,然后对着这个被吓坏了的女人解释道:“孩儿思及过往之事,对母亲大人甚是不孝,论罪当诛!今日幡然悔悟,恳求母亲大人宽恕!孩儿愿重新做人,恪礼守法,修身读书持家,绝不再令母亲大人失望半点!若有半点虚言,愿受万剑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