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十章 母亲大人没有了

第十章 母亲大人没有了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1889  |  更新时间:

刘韵衾扶起杨离,心疼的用衣袖擦着他的脸上的血,又惊又吓的责问:“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说出来我和你一起承担!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一家人啊!——你说啊!到底出了什么事!”

太子看着这个神色慌张却是坚定的女人,张了张嘴,最终无奈叹口气,发现自己在这个“土著”世界。果然是,只能按照“土著”方式生活:

“其实没事,就是想告诉您:我以前做的不对,现在要改正过来,做一个好孩子、好学生、好儿子。”

看着满脸是血但却十分认真的儿子,刘韵衾也不由有些迷惑。看着杨离的额头上破碎地皮肤,既是心疼又是生气,心里还是有着疑惑。极为心痛的擦了擦留下来的血珠,生气下故意加大了点力道,擦过那受伤的额头:

“那你这是干什么!”

太子一听,顿时正色道:“以前对母亲大人多有不敬,非得如此才能勉强表达孩儿万分之一的愧疚。”又来了!

“你!”刘韵衾被杨离这种口气给逗得又气又喜,不知如何是好:“你!你这是——真是气死我了!”说完之后拉着杨离起来,不过心里还是不大相信杨离的话:

“你,真的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许骗我!”

太子恭敬地低头回道:“不敢欺瞒母亲大人!”

“你,你怎么还这样说话?”虽然听起来很舒服,但是刘韵衾一时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儿子这种口气说话。

“啊?”太子听着“母亲”的话,心里微微纠结了下,还是立刻改口重新说道:

“是!……我不会对妈妈说谎的!”

这话从嘴里说出去之后,太子忽然觉得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全都窜了出来。事实上,就是被他认定为“渣滓”的杨离也没有用这种语气说过。

然而这种口气,女人就是爱听!刘韵衾面色一缓,似乎心里终于是安定了些,不过太子还是注意到她的眼底里有些不安,自己的儿子忽然间变化如此巨大,无论如何,一个真的关心儿子地母亲,都是不会轻易的被糊弄过去的。

拉起杨离往洗手间走,去给他洗一下额头上的血,太子本来要拒绝,但是看着刘韵衾那坚决的模样,便是没有再说什么。

而这个时候,太子才是仔细的观察起这个已经成了自己“母亲”的女人。

刘韵衾其实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螓首蛾眉,双瞳剪水,素齿朱唇,身材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虽然穿着一件普通长裙,但是很多地方依然可以看出极为别致的细腻心思,那是丰富的经历和完美沉淀后才有的风韵。

不过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却是历经生活磨洗之后的成熟风韵,和那纠缠于幻想与现实之间巨大落差而郁结于眉间的淡淡忧伤。除了如今为自己的孩子而不断地让心灵洗练变化,那些曾经久远之前的事情,已经在她的世界中,沉淀升华出异样的光彩,隐藏于平淡的神色之下,然而却是更加的沉郁动人和丰富美味,像是一瓶深藏了数百年的美酒,没有开坛,就已经醉了识货的“老人”。

‘这是个有着很多故事的女人呢,希望那些故事中纠缠的那个男人真死了,包括他地那些牵扯。否则,这也许会是场不小的悲剧呢。’太子心里暗暗想到。他温驯的双手垂立在洗手池边,看着这个女人心疼又小心的用毛巾擦拭着自己脸上的血渍和伤口,心中涌出一种极为陌生而又幸福的感觉。

曾经的太子,只有一个颓废的父皇和一个整天坐在庙宇中念经的皇爷爷,这两个男人都有着一段刻骨的爱情和刺骨的伤痛,因此后宫之中,除了太子妃和几个服侍太子的侍妾,就不再有别的王妃娉媵女官,“母亲”这种存在,对于太子而言,遥远的就像天边的星辰,能看见,却没有希望触摸到。

整日处理完朝政后,坚硬如铁的太子除了和同样温柔如水银的太子妃,彼此鼓励较劲外,竟是完全不曾感受过女人母爱的温暖,有的,唯是铁与血的激情和苍凉。

太子忽然伸手抱住刘韵衾的腰,把脸埋在她的胸前,

“母亲!——”

不明意味的泪水喷涌而出,当一个坚硬如岩石的男人内心深处的柔软被打动后,竟是脆弱得不堪一阵微风的吹拂。

刘韵衾不知道杨离又发什么疯,然而此时那种深刻的感情却是一点也不假,感受着胸前被泪水打湿的衣衫正在浸润皮肤,她的心中唯剩下深深的怜爱和担忧,轻轻抚着杨离背:

“没事了!没事了!妈和你在一起呢!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承担,别哭了,啊!乖,跟妈说说,到底是怎么了……”

男人的泪水来得比女人晚,但是也走得比女人更晚,杨离擦擦眼角,好不容易阻止住眼里不断涌出的液体,努力着笑着说道:

“不!真的没有什么事,就是今天忽然看见了一些事情,心里有些感触,想起以前对母亲的不好,觉得自己真是该死!我以后一定会听母亲的话,认真对母亲好的!”

刘韵衾看着杨离脸上血珠和泪珠共同掺杂,心中各样幸福和心疼还有疑惑全都缠在一起,让她除了紧紧地把杨离抱住之外,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怎么做才好。

这是非常奇异的一天,命运因为一场意外,走往一条或者幸运、或者幸福的道路。

真的爱你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