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十章 总有一款帅哥适合自己…

第二十章 总有一款帅哥适合自己…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眼看着巷子的转角只有三步之遥,然而杨离知道自己已然没有了机会,那生死杀戮场上锻炼出来的灵觉让他清楚,现在出现的力量已经超过了自己可以爆发的极限!

“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也有着法师这种人的存在,亏得我还以为这是个低武的土著世界呢!希望这次不要被弄得太难看……”

既然躲不过去,那么就败得好看一点好了。根据背后的声势来看,这似乎是风雷系列的法术,太子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砍刀往墙上一插,然后边蹲着马步边闪开一点距离……

铁器可以吸收电的能量,但是太子显然错误的估计了这个世界的“法术”力量原理和他的世界“法术”之间的差别。

身体也同那些混混们一样毫无区别的麻痹抽搐一下后,然后被鼓荡汹涌的空气冲击波给狠狠的砸到了墙上,内脏经受了电力和撞击的力量双重打击后,杨离眼睛一花,星星满天飞。

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焦糊味,意志虽然强大,但是身体却不一定完全服从意志,这是一种很无奈的情况。

勉力调动起最后一点可以使用的力量,太子身体上每一块肌肉在抽搐着打颤,还是没有看见更清楚的东西,除了一双秀美诱人套在黑丝袜中的玉脚。

“嗨!小帅哥,你被俘虏了噢!”

警花很不客气的拿着名为“霹雳”的手枪在杨离后脑一敲,然后太子无奈的黑了过去。

张晚晚对着这特殊手枪的枪口轻轻吹口气,满意无比。然后用手翻转着昏迷中的杨离,看了半天后,自语道:

“额,其实也不怎么帅么。就是长得倒是挺有味道的。不过,嘿嘿嘿,我喜欢。打包带回去……”

注:风雷法术:用真气沟通天地间的雷电元素,凝聚成一串电球激发出去。最前面的电球击爆空气形成真空通道,后面电球急速击杀。

霹雳手枪:通过枪内特殊热能武器电离化空气,然后“扳机”催化引爆空中不平衡的电离空气,引发电流爆炸和空气冲击。

“总有一款帅哥适合自己。”

———张晚晚。

杨离睁开眼睛时,这张精致细腻完美的脸庞距他只有三寸。

然后他注意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被子和床单都是温柔的鹅黄色。

屋里大部分的色调也都是暖色的,看起来十分地温馨恬静温暖。除了,墙壁上挂的那些让男人心痒难耐、坐不住的东西。

漆黑优雅的大枪排成一列,低调而诱惑,甚过美女短裙黑丝;精致而华丽的手枪只露出半个枪身,然而却比露了半个酥胸的女人更加让男人心动。

还有闪烁着幽蓝光芒的狭长刺剑、长刀,沉默却仿佛是火山在酝酿情绪,随时都要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身为大石太子,封建高武世界的顶尖强者,太子对于这些土著武器还是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但是来自杨离的记忆却是把这种狂热带进了他的思维中来

———几乎每个混混们都做过的白日梦:想象着自己像好莱坞大片中的绝世男屌丝一样,拿着现代化武器大杀四方,鄙视秒杀一切高富帅之后,成功的俘获女神芳心,再然后大家吃完火锅唱之歌玩点乐儿……扒拉扒拉……。

不过如今掌管这具身体的,终究是一个来自高武文明世界的太子,漠然地从那些枪械上收回自己的目光,杨离注意到,自己的手臂被分开拷在床铺两边,脚也是。

此时他正以一个非常屈辱的“大”字型被人摆放在床上!

而在自己上方,一个明眸皓齿的大美女正像是看什么特殊的玩具一样,用好奇探索的目光观察着他的每一个表情和眼神变化。

杨离微微活动下手脚,一阵剧痛和酸麻的感觉从身体中爆发出来,让他的脸上肌肉都跳动扭曲一下

———这是被电击后没有得到及时缓解的后遗症,如果他的真气还在,这几乎是个呼吸间就解决的问题,然而此时,及时是自己手脚还可以活动,恐怕也没有了反抗的力量。

张晚晚丝毫不觉得自己现在是不是太不矜持了点,不过身为一个警界的“老”警察,她的心态也的确要比同龄人成熟十几岁,杨离在她的眼里终归只是个高中生,稍微有点大的“弟弟”而已。

跨坐在杨离身上,从杨离睁开眼,以及他挣扎时那身体的剧痛反应,张晚晚很确定自己的判断,这绝对不是个普通的高中生。

尽管悄悄动用一部分特殊的渠道,确定了这个高中生不是一开始自己猜测的那样,是个来自别的势力的胡蝶,但是看着这个高中生如此卓异地表现,张晚晚可不相信这是个普通的学生。

哦,不是普通学生,但是就算是个混混,混混头子,厉害到现在的程度未免也夸张了些,让那些专业训练出来的“菜鸟”们情何以堪?!

从睁开眼起,一直到现在,杨离眼神一直很冷静,很清澈,没有半点慌乱和迷糊。

而且对于自己身上坐了一个古怪离奇的美女居然没有露出半点惊奇的神色!

醒来后就冷静的观察四周的环境,接着便是有条不紊的检查自己的身体,虽然这个失败了。

如此冷静的气度,张晚晚很肯定的说,就是自己,恐怕也会有点做不到

———不过这个可不是自己心理不过关,女孩子家嘛,总是更容易受到一些残忍的伤害不是,张晚晚微微有些自怜地想到。却是没有想到此时自己的行为一点也没有半点女人的矜持和优雅。

杨离确定自己这是被“俘虏”了,而且对手的手段和背景,应该绝不简单,自己恐怕不能像是对付那些人渣市井混混那样暴力直接了。

可是,这些年来,早已被无数磨难熬练成铁石心肠的他,哪里还记得什么叫“畏惧”和“担忧”?

此时他平静的看着依然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女子,仔细的看着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脖子、……、视线逐渐往下,然后划过了一抹雪白后,张晚晚终于受不了了!

这厮的眼光怎么这么不规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