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十五章 梦里擒拿手

第二十五章 梦里擒拿手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144  |  更新时间:

张晚晚打着哈欠掏出钥匙开门,手里提着包子和豆浆,昨夜那场战斗果然很“出气”。

虽然在那些“池鱼”领导描述中,是一些持械凶残的歹徒,然而才一交火,张晚晚就知道对方是个枪械菜鸟。

拿着土制手枪还想做火力压制,丫的一定是外国牛笔大侠电影看多了。

真正的对峙战斗中,除了后勤保障良好的战场,任何时候,子弹数量都是开枪前就要小心的问题。

战斗不过开始了一分钟不到,对面那几个傻瓜看见警察人多就狂乱开枪,当自己手中拿的是加特林么?

除了青山市两个同样菜鸟的警员想要炫一下自己的英雄属性,结果一露头就被四五只手枪给崩断了手臂,其他的人损失就是警车上又多了点需要维修的孔洞

———防暴车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除了因为几个枪盲歹徒乱放枪,导致开头看起来很像是好莱坞大片,等到他们子弹一空,后面就是虎头蛇尾的悲剧了。

张晚晚大约是被杨离给纠结得痛苦狠了,上来就拿出自己最顶尖“特殊训练”中的水准,一手完美的拔枪术外加五枪四爆头,愣是唬得其他警察呆了一下才想起冲过去开枪抓人。

总共就是六个歹徒,刚开始火力打得那么凶残,谁都以为是场艰难的攻坚战,谁知道对方火力才停一瞬,立刻变成四死一伤,唯一剩下的那个被身边眨眼间死伤的五个人吓懵了,直到他自己被武警用枪给顶着砸趴下时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一场极为辛苦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甚至很多警察们都还觉得有些不现实,一个“池鱼”受伤的领导看见收队的武警还恼怒的冲过去问责。

结果听说已经抓获了罪犯还不相信,等到亲眼看见四个脑袋上血肉模糊的家伙,这才算是收起了那副糗相。

只不过最后还是出了点意外,押解罪犯上车时,张晚晚就站在旁边和领导说话,那仅剩的罪犯听说就是这个看起来如同都市白领一样的女人干掉了自己的四五个兄弟。

忽然间爆发出一股巨力撞开压着他的武警,脑袋像是重锤一样砸在躲闪不及的张晚晚后背!

后来这大半夜的麻烦就是后背一直痛得要死的张晚晚去医院拍片检查,然后发现只是肌肉诡异错位拉伤,背部居然也会受到这种伤害?

再联系那个仅剩的罪犯身手,张晚晚猜测这个家伙估计是个练家子,把这个情况再向局里汇报。

然后紧急调查审问,证实了这一点后,立刻又加派一些武术高手武警看守。

忙活了一夜,终于在天色微亮的时候,张晚晚才得以回去。一夜忙碌,背后还有些隐隐作痛,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张晚晚直接推开卧室的门往床上一扑……

下一刻,天旋地转。

同样经历了一夜痛苦“折磨”的杨离终于在黎明到来前恢复了身体,这种身体上的痛苦,就是在他的前世征伐经历中,也是极为罕见的。

不过也并非完全都是坏处,这些渗透到了身体最隐秘处的电离力量,最大程度上的刺激起了杨离对这具身体的契合度和控制,甚至一些完全没有神经经过的肌肉,也因为剧烈的疼痛使得肌肉在抽搐的时候被感受到。

杨离有信心,一旦自己完全恢复过来,再次走上那条修炼之路的时间一定可以再次缩短!

然而这一夜的痛苦,耗尽了他的精力和体力,这种状态下,最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休息。

修炼者本身,除了某些特殊条件下的撞大运,大部分时候都需要修炼者身体和精神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像是那种所谓耗尽一切的力量然后恢复,看起来似乎是非常有道理,而且也有效果,但是那是消耗生命本源为代价,并不是传说中的激发潜力!

否则,这世界上那些在辛苦地方生活工作的人,岂不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

———比如从事某些极为艰辛工作的苦哈哈。虽然他们在某些痛苦的忍耐上,看起来很高,可是哪个不是以消耗自己生命健康为代价的?

只是,刚刚潜睡还没有进入深层睡眠太子忽然觉得一阵风声重压下来,来自前世灵魂中那种意识反应让他毫不犹豫地身体侧翻转身伸臂一勾一夹,双腿同时剪链一般顺着格杀路线迅疾的缠绕下来后狠狠一直,

“啊樱!———”

这个动作如果不是杨离身体力量还不充足,是绝对可以轻易地将这双美腿给夹折的!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张晚晚就完全被杨离给钳制住了———腿被卡死在杨离的“锁腿”中,而上身的手臂下方腋下恰好被被杨离手臂环抱顶起无法落下,也就无法用出半分力气。

此外杨离的手臂不仅是卡住了她的手臂,坚定有力的五指也正毫不留情地掐在张晚晚脖子上最危险的地方,指尖陷在雪白柔美颀长的颈项里,无论张晚晚怎么挣扎,这指尖都将牢牢地控制着她的生死!

感受着怀中软玉温香,和那不同于前世女刺客衣装的触感,杨离还陷在太子记忆中的意识逐渐地清醒过来,思维在造早晨没有睡醒时,同步起来总是慢上许多。

依然压着身下的女人一动不动过了好半天,杨离迷糊的意识总算清醒过来,这才放开了被钳制地几乎要哭出来的张晚晚

———那种睡梦中暴起抓人的手段是大石皇朝的皇族秘技,对付刺客时,往往有着奇效。即使不对刺客下杀手,这种过程中也会不断地消耗刺客的体力和精神。

杨离松开了手,但是张晚晚却是完全没有力气起来,软趴趴地歪在床上可怜地剧烈咳嗽着:

“咳!——咳!——咳!——”

仿佛要把内脏给咳嗽出来才罢休。

此时她脸色上也显现出一种异样的潮红,甚至眼神都有些糊涂了,不过杨离还是清楚的地看出这个女人看到自己时,那种从心里发出的巨大怨气和纠结复杂感觉。

张晚晚一边剧烈的咳嗽,身体也在不断地触电似的一抽抽地,似乎身体内部正在经受极大的痛苦,杨离看着她的这个样子,不由皱起了眉毛。

这女人,怎么似乎里面坏掉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