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十九章 生死恐怖如烹油 我…

第二十九章 生死恐怖如烹油 我…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172  |  更新时间:

这期间,因为任脉还没有疏通的缘故,杨离又一次受到一点重伤,身体前面的鲜血又小小“潮喷”了一回。

不过这丝真气总算是被打进了丹田,这个时候,有了真气的作用,在加上杨离这些年的修炼经验,只要能够坚持到丹田中因为真气作怪,而自然反抗诞生出真气,就算是胜利了!

不过,这个过程中,杨离绝对不可以昏迷,他必须保持清醒。

否则,轻的是诞生出的真气不是他修炼的帝王道真气,重的甚至可能没有诞生出真气,而他则是爆体而亡!———虽然现在也差不多了。

血液撒在了张晚晚的背部,湿漉漉地像水一样的多,但是却滚烫无比。

身体中那作怪的真气被抽走后,经过“特殊”训练的张晚晚终于恢复过来,然而意识刚刚回复清醒第一秒时,恰好是杨离又一口鲜血喷出来,浇在她脸上!

滚烫的血腥气一下子刺激起来了张晚晚还有些混沌的意识,久经锻炼的女警花瞬间回想起自己昏迷前某人对自己做的事情,此时精神一恢复,眼神立刻看向自己身体……

鲜血浇在她的身体上,嫩白的肌肤和鲜艳的血相辉映,诡异而又恐怖,一时间张晚晚满脑子都是浆糊,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该为身体上衣被人剥光了而愤怒羞煞人,还是为这一身量大的超过承受的鲜血而调查一下。

缓缓呼口气,张晚晚发现自己身体中那要命的痛苦已经不见了,只是身体显得非常虚弱,如果不是此时情况太过古怪,她一定是非常慵懒地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想。

然而此时却是必须强打起精神,身体软软的,好像是被打了镇定剂一样绵软,只想躺下什么也不做,但是身体上黏糊糊的血迹和这诡异的情形逼使她不得不支持着自己爬起来。

“咳咳簌!——”

又是一声剧烈的咳嗽,然后还保持着趴在床上保持着不雅姿势的张晚晚,这才找到罪魁祸首。

心中想起自己昏迷前这个“恶徒”对自己做出的事情,如果不是此时下身裤子还在,张晚晚一定不管不顾地要和这个混蛋同归于尽不可!

挣扎着,辛苦了好半天,张晚晚才是勉强把身体转过一个圈,侧卧过来,一双玉兔微颤颤耸立空中,此时恰好正对某人,不过眼光瞥见某人惨状的张晚晚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超级“损失”着。

张晚晚震惊地甚至已经有些怀疑自己这是不是做梦了,杨离的惨状几乎超过了她的认知。

如果不是杨离还在偶尔剧烈咳嗽一下,然后吐出一口血,张晚晚几乎要认为他是已经死了!

此时杨离身上除了鲜血,还是鲜血,耳鼻口眼中不断有血液在缓缓流下,而且一旦杨离身体发生震颤,鲜血就像是管子里的液体被挤压了一样,喷射着急速流出来!

而看着杨离身体的震颤,张晚晚忽然想起,那不久前自己身体中的感觉,也正是这样一抽一抽的阵痛着,那种凄惨的回忆,甚至让她坚强的神经都觉得一阵阵发麻。

难道说,是杨离救了自己,把那种引起自己身体病变的“原因”弄到了他自己的身体里?

如果真是这样,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有什么目的?

还有,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有人对自己做了手脚,还是其他的原因?眼前这个本应该是普通的少年,他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

各样繁杂的思考徘徊在脑里,让张晚晚完全不知所措,茫然无措。而且,此时她的身体依然是一点力气没有,仿佛是饿了几十天的人一般

———这却是因为她体内的生命力,还有气血中的精粹都被那种歹毒的真气给消耗的缘故。

事实上,她的状态一点也不比那些饿了许多天的人好多少。如果不是她在正是成为警察之前,她父亲张靖刚曾经把她送到那个特殊的地方进行特训,使得她的身体素质远超运动员,此时她恐怕也有生命危险。

不过杨离的问题可比她还要严重无数倍,虽然杨离接触这丝真气的时间很短,但是他的体质基础远不如张晚晚这个“战士”,而且那丝真气的浑厚程度也是经过了女警花充盈的气血温养壮大过的。

就在张晚晚开始考虑到底该怎么办时,忽然只觉声音有异,勉力抬头一看,顿时吓得张晚晚花容失色!

———杨离身体中仿佛一个透明的气球,正在充入大红色液体一样鼓胀起来,整个七窍中的血液仿佛小溪一般流淌,原本还有些红润之色的脸苍白如雪,冰冷的气息即使张晚晚还躺在床上,也感觉得到:

杨离似乎要到极限了!

迷茫、无措、糊涂、复杂、混乱、诡异、虚弱

……各样的情绪和意念冲击着张晚晚的心念,这些天来她的心里一直不太平静,然而却是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混乱纠缠,仿佛无数乱麻缠绕,无论怎么撕扯,都无法挣脱这场噩梦。

张晚晚看着杨离的身体不断地高频震颤,已然到了极限,鲜血也随着他的身体晃动加速流出,却是没有了先前的数量。

整个大床已经被他的鲜血给浸湿了三分之一,这样的血量,足以让一头巨象倒地了,然而杨离却是依然如同岩石般僵座,似乎在坚持着最后一口气。

生死一刹,昙花开散,电光火石,人生一瞬。

神明眼中,沧海一瞬也不过眨眼间,然而这世界上总有些时刻,比一瞬还短,却仿佛永恒一般耀眼。

烛光微弱,莹星不显,如同油将尽的灯火被风吹动最后一刻,

仿佛沉默了一万年的房间中忽然响起一声叹息,从死地之极忽然发出一丝亮光,极其微小,却是照亮了整个黑暗的世界!

杨离一直坚守的精神终于松懈下来,一丝圆润自如的真气在丹田中如同一粒烛火,跃动不休,光明温暖;又似一尾游鱼划弧绕圆,轨迹自然。

这可不是那股被他引导在身体里做引子的真气,而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力量,从他身体中诞生出来,具有他自己标志的力量!

原来的那道点燃他身体气血生命的真气在消耗了他身体大部分血液和生机之后,终于到了身体可以承受的地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