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三十四章 不解

第三十四章 不解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

“他懂!他懂什么?”

张晚晚大惑不解,心里像是憋着股烟火似的难受,以致于看着杨离正把身上穿的衣服脱下来时,她居然就这么站在那里没有走开,也没有转过视线。

一件洁白的淑女蕾丝拼接花边修身短袖T恤被扔到床上,似乎还带着刚才穿着它的主人的体温,然而散发出来的却不是女子柔媚娇美软甜的诱惑,而是属于男子独有的刚烈威猛!

接下来的那件内衣,看着杨离有直接撕扯下来的样子,张晚晚腼腆着脸走到他的背后,伸手替他解开那款超薄款纯色性感文胸聚拢调整型乳罩。

不待杨离回头问她,张晚晚直接把这件乳罩给收起来,心中羞煞后悔得几乎恨不得时间倒流!

本来只是想捉弄一下杨离,却是不想最后居然成了现在这种诡异的样子,对方一点不在乎,或者是完全理解成自己不了解的样子,而自己却是纠结烦乱不已。

心中烦乱了许久后,张娃娃还是打点起精神,给自己打过气后继续把心中的疑惑给问出来:

“你懂?你真的懂?”

鬼知道你到底懂什么!我都不知道呢!张晚晚心里无比纠结的想到。

杨离健硕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每一块肌肉都因为失血而显得有些苍白,但是流畅自然地线条却使得这种缺憾被完全隐藏起来。

张晚晚的玩笑没有开得太过分,只是给他换了女式上衣,裤子内裤什么的还是男人穿的。

因此也就没有弄得更尴尬一些。

不过在杨离心里,其实这件事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本来以为张晚晚不会提起来,所以就想忽略过去,因为这件事对于他而言也实在是太突然了些。

不过听了张晚晚的话,杨离顿时知道自己还是需要现在就去面对这个问题:

“我的故乡中,有女子乘男子睡觉时,为对方穿上自己的贴身衣物表达爱意的风俗。只是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也会遇到,不知道警官小姐你是哪个地方的人,居然也有这样的风俗”

张晚晚目瞪口呆,她总算明白杨离“懂”什么了!!!

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古怪的风俗?!

自己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捉弄,怎么就忽然变成了对一个毛都没长齐、哦不,毛长齐了的大男孩的表白了?!

张晚晚张口结舌,

“啊?!这样!……那个……怎么会!……其实……”

她结结巴巴地什么也说不出来,这事完全是坑爹,不!

坑姐呐!

可是,她能怎么说?!

说自己其实根本不是这么想的,而是纯粹捉弄对方?

这话似乎更是不好说啊!

一个二十几的警界名花,因为一点点莫名奇妙的想法给一个十七八岁的高中大男孩穿上女人的内衣,这事要是传出去,恐怕比一个女警花爱上某个高中生更难堪吧!

后者最后也就是花痴犯了,前者那就是变态了!身为一个警察却是心里变态,这要是传出去,起码很多事情都要翻天了。

张晚晚嘴唇嗫嚅了一阵子,结果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难道就是阴沟里翻船?

杨离转过身来,从她手里拿过那套真正适合男人穿的短袖西装衬衫,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一开始会是某个不良女人的捉弄,在他的理解中这么大的一个女人,一个女捕头,一个著名能力出众的女捕快,怎么也不可能会是那种幼稚的人吧!

所以他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去多想,只当是这是件奇迹,居然遇到了有着故乡前世中都不多见的一个特殊求爱风俗。

这种风俗在“杨离”的记忆中都是没有的,不过这却是丝毫没有让太子怀疑什么,一个不入流的渣滓,又能知道些什么东西?

至于这么个警花为什么会爱上自己?

这件事要是换做别人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怀疑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然而杨离前世身为大石太子,那种已经刻画进骨子里的骄傲和自尊,让他没有觉得这件事有任何特殊意外的地方!

就像是一个绝世美女丝毫没有怀疑一个男人忽然爱上自己一样,杨离对于自己被一个女人爱上也没有觉得丝毫意外。

然而他却是忽略了一点:

他虽然本质是大石太子,然而现在在别人眼里,他不过是个不入流的中学里糟糕透顶的混混小头目一枚而已,就算是有女人爱上他,那也只能是非主流的屌丝女,

一个稍微正常点的女孩都是毫无可能和他发生深刻感情的!更不用说一位警界大名花的女捕头了!

这大概就是阴差阳错吧,好在事情没有那么无可挽回,看着张晚晚那么富表情,杨离心里丝毫没有怀疑这是对方被自己这种理解给震惊,只以为张晚晚是被自己“拒绝”从而变成这个样子。

于是在穿好浅红色西装衬衫的杨离靠近一步,在张晚晚头脑还没有恢复正常之前抱住她的水蛇细腰,把她搂进怀里。

此时张晚晚这朵警花的脑子完全当机了,那在穷极凶恶的犯罪分子面前的骄傲和自豪勇敢聪慧此时完全消失了,就是一个忽然被人给强行表白又强吻的青涩可怜小女生,

甚至还不如,因为杨离抱着她腰的时候,她身体整个都软了,脑子也糊涂了。

(不排除这其中和她身体没恢复有关)

杨离搂着这朵花儿,心里其实没有什么欲望,身为大石太子,天下佳丽何其多也,除了年轻时有过几天纵意花丛,后来他的心思就完全不在这方面了,然而正是这种本身不在乎的态度,才使得他对于女人心思把握到了敏觉的地步,完全不受自己个人感情主管误导。

低下头,轻轻在张晚晚嘴唇上一吻,然后含住这娇嫩的花朵微微咬了一下。

张晚晚瞪大了眼睛,尽管脑子已经无比混乱不清醒,身体感觉仿佛不是自己的,可是这个动作的涵义她的内心还是无比的清楚,

初吻就这么没了!!!

就这么没了!!!

没了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