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六十四章 刀锋溅血不解恨,三…

第六十四章 刀锋溅血不解恨,三…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303  |  更新时间:

看着这个印花衬衫混混这么一砍,他顿时顺势做出被砍伤往后躲得动作,同时手使劲地的去扯那个手铐。

印花衬衫混混狰狞地笑道:“呵呵呵,小子!不要妄想挣扎了!这个手铐是那些特警专用的合金手铐,就是那消防斧都砍不断的!你就是李小红再世也没有办法的!”

杨离仿佛被他手中的砍刀吓到,几乎是贴着墙角的水管窝成一团。因为他的脸正缩在墙那边,所以这个狰狞睚眦走过来的混混,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悲剧了。

此时屋里除了这个印花衬衫混混,还有另外一个正百般无聊地半躺在桌子上,玩着手机切西瓜。

印花衬衫混混距离杨离只有半米远,狞笑着伸手往杨离的头发抓过去。

下一刻,杨离面无表情的转过来脸来,眼中漠视生死的目光绽放着死亡的气息,那双被拷在水管上的手,狂爆地撕扯!

废旧的水管中没有喷出水来,刺耳的金属划拉声中,杨离的手铐将水管拉成两段。这个印花衬衫混混果然说的不错,这手铐的质量很过硬,但是水管的质量却不一定。

金属撕拉的声音尖锐无匹,几乎划破耳膜,杨离看着血肉模糊的手腕,心中也是暗自惊叹这手铐的质量居然真的如此犀利。看来这个世界的所谓科技文明,果然有着其值得称道的地方。

印花衬衫混混也目瞪口呆地的看着杨离,然后,在他的脑子醒悟过来之前,杨离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脖子上,仿佛情人一般的温柔动作,不过那个躺在桌子上玩手机的混混,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极度诡异而又毛骨悚然的害怕,准备喊人的嗓子还没有开始喊开,杨离下一刻的动作,便让他的声音堵死在喉咙里!

是吓得……

杨离的手按在了印花衬衫混混的喉咙上,感受着那生命血脉跳动旺盛的生机,那是人类最珍贵的生命见证人世间种种风景的凭证和骄傲,但是即将剥夺她的杨离心里没有半点犹豫,印花衬衫混混手中砍刀斜撩上划!

居然也是个有着丰富斗争经验的砍过人的混混,此时这么一招斜上划,如果对手是稍微差一点的砍人高手,恐怕下一秒便是肋骨旁多出条深可见骨的刀口。

可惜,对手是杨离,曾经的,砍人比砍菜还数量的绝世高手,直接死在他手下的高手数量都是可以超过这个世界上某些国家的人口总数了。

如果把那些普通的士卒和异族也算进去,那些人口的数量已然超过了很多的还算有“名字”的小国家。

至于那些是因为太子的命令和军令而死亡的人数,加起来,已经远远超过了很多中小型国家的人口总数。一个这样的天煞魔王,在他面前,这个所谓的印花衬衫砍人高手混混,其实不过是小小的苍蝇而已。

如果不是太子的实力几乎不足全盛时的千百分之一,此时他甚至连出现在太子面前的机会都不会有。然而即使杨离的实力不足,但是结果也没有什么区别。

印花衬衫混混的刀才动起来,杨离的手指便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喉咙,双手指头握住了他的喉管,甚至食指和拇指已经刺穿了他的下颚,直接压到了他的舌头!

鲜血仿佛喷泉一样不断的从这个混混的口里,鼻孔里泛着白色的泡泡喷出来!

这个混混死死地盯着杨离,目光中是惊吓得几乎要死的惶恐和震撼!还有不敢置信!

尽管这样残忍和血腥的杀戮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印花衬衫混混最后的意识还是觉得诧异和不可置信,自己居然会是以这种方式死亡!

既不是梦想中的老年时死在女人床上,也不是凄惨预料中被人砍成十块八块扔进臭水沟。居然是被一个看起来还是孩子大小的高中生,用手活生生地插进喉管,到底是怎么死的?

杨离的身体忽然偏了偏,让那个拿着手机玩切西瓜,吓得张嘴喊不出来话的混混看得更清楚。下一刻,杨离手往下一扯!

一串上面连着舌头,下面连着肠胃管道的喉骨和其他一些血肉被整个儿的撕扯下来!

鲜血立刻再次喷涌,将杨离身前的白色衣衫全部染成骇人的红色!将手中碎烂的血肉和舌头扔到了地上,杨离抬头去看那个切西瓜混混,此人眼珠子一翻,竟是吓得昏迷过去!

杨离嘴角牵出一个残酷的微笑,

“为什么要触怒我,因为思念死亡的味道么?我成全你们!”

“以我之名,赐予你们,死亡。”

杨离从容地在印花衬衫混混身上找到钥匙,打开手铐,然后捡起地上的砍刀,真气在刀中一震,那些溅落在上面的鲜血全都被震飞出去!

只不过这柄刀的质量并不好,那些鲜血残留的痕迹还是让光洁的刀面显得斑驳不堪。但是,杨离不在乎。

走了半步,把刀在那个昏迷的混混脖子上随手一挥,一颗从上方面有些呈长方形的脑袋顿时从桌子上滚落到地上,鲜血喷溅,将房间中那青蓝色的墙壁染成了渗人的深红色!

还有一些喷溅到窗户上,灰白色满是灰尘的玻璃上,开放出惨烈的血梅花!

杨离捡起这颗脑袋,拎着它走出了这个房间。

刚刚那些混混大概是办什么事去了,居然没有一个靠近在这附近,这个广阔的大厂子里,居然一时看不见太多的人。所以刚才的杀戮,包括杨离挣开水管发出的巨大声响,居然没有人注意到!

如此正好!杨离冷冷一笑,然后提着滴血的脑袋,拿着砍刀一步步走起来。

刚才那个小房间是在一个废弃厂房中,整个厂房中还有些废旧破损毫无价值的大型机械,不过早已是缺乏保养而锈迹斑斑。

杨离提着刀从这间大厂房走出去,居然走了半分钟的路。到了门口处,却又有了两三个收获。

四个叼着烟的混混吞云吐雾地打着万恶的斗地主,玩的不亦乐乎。

忽然一个血淋淋的脑袋被扔到他们的桌子上,死不瞑目的眼睛和流血的嘴巴鼻孔,正好对着某个开耳环的混混!此人吓得魂不附体,他们最多平时出去打点架,泡几个妞然后找点废柴给自己添点战绩,能真正砍过几个人便算是牛逼了!

此时这真正的杀戮放到了他们面前,那简直是半夜十二点睡的正香时忽然见鬼了!

这个混混吓得身子后仰,脆弱的塑料椅子挡不住他的碾压,发出“脆咔咔”的呻吟声,但是他的脑袋没有着地,在另外三个吓得东倒西歪的人眼里,这个耳环混混的脑袋被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抓住了,紧接着,一柄砍刀的刀锋从他的脖子中冒了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