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一百一十三章 那朵老花痴嫩草…

第一百一十三章 那朵老花痴嫩草…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362  |  更新时间:

无语了半天后,他把这个消息在自己的小圈子中给传了出去,于是张晚晚的要求就更加没有人阻拦了,一个陷入爱情落网的女人,应该不再是那么让人心惊肉跳了吧。

此外还有些人把注意打到了那个男孩身上,当然他们这些人,既然能够做到那样的位子上,脑子就算是偶尔贵恙一下,也不会总是低智商的,特别是在关乎自己身家的时候。

他们可不认为,一个能够得到这朵刺儿比话给明显的警花芳心的男孩,会是个普通角色!无论是什么隐秘身份,还是特殊的才能,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都不是某些无知的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个纵横J省好几年的女警花,什么样的男人、俊杰没有见过。即使不考虑她的工作身份,就是她父亲的身家,也足以让这样的一个女人的眼光被养到刁钻的地步了!

可是消息里称:那只是个表面上很普通的男孩!

当然,即使是情报人员,也注意到这一点;“表面”上。因此相较于这个故意送上某些把柄的女警花,其实最终让某些人感兴趣的,还是某个男孩!

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估计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但是两个人凑到了一起,可就难说了!谁让他们都是华国人呢!

————华国人,数量惟一是英雄;数量数十是渣;数量上百是团体,数量上千是问题,数量上百万才是不可敌!

两个华国人凑到了一起,就算他们是夫妻,是兄弟,是父子,是基友,那也有无数的法子让他们之间燃烧起非激情的火花!

………………………………………………………………………………………………

杨离看着那只手,心里揣摩了半天,实在无法相信,这个就是今天早上自己感知到的“危险”————就在他和刘韵衾挤上了公交车后,一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忽然把手偷偷伸进了刘韵衾跨在肩上的包包中。

周围的无关人等都在视若无睹,杨离也是,而刘韵衾没有察觉。迟疑了好一下,杨离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一天来担心的问题就会是这么个小偷引起的。

眼看着这个小偷马上就要把手收回去,杨离决定动手了,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就是自己的那个不祥的预感。

周围挤在一起的人不知为何,眼睛全都转在其他的方向,甚至还微微的让出了一点空来,让杨离,刘韵衾还有那个小偷三个人处于一种比较宽裕的场合。

刘韵衾没有发现这个事实,小偷则是习惯了这些人的漠视,而杨离却是十分满意这样的空间,虽然周围的那些冷漠的人让他很不爽!

心里既然不是很爽,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是心里不太舒服,杨离便没有像是一般的人那样对付这个小偷,直接扬起巴掌推了出去!

虽然是推,然后那个速度和力量和一般拳手出拳的速度力量也相差无几了,或许还会更强一些。

就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忽然听见“咣当!”一声巨响

————这次这些装瞎眼的人都把脑袋转了过来,刘韵衾也吓了一跳,因为声响就发生在她的耳边,而且同时她的背包似乎被牵扯了一下!

转过来脸来注意到某根手扶杆的乘客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原来那个小偷站的地方的那根扶杆,此时竟然是完成了一个极大的弧度!而且上面紧着螺丝的圆圈连接片的地方还残留着一滩新鲜的血渍!

而地上则是躺着一个人事不省的小青年,手里还攥着一个紫色精致的女士钱包。杨离弯腰捡起钱包,递给刘韵衾。

刘韵衾这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嘴唇动了下,看了眼地上的那个青年人,想要说什么,却是又没有说出来。

然而就在她接过杨离手中钱包的时候,杨离忽然松开手,钱包还在空中没有开始下落的时候,正对着刘韵衾的杨离忽然变成了背对她,在刘韵衾眼中,感觉就仿佛时间忽然缺少了一块似的。

杨离迅速的转身,虎口已经死死地抓住了一只攥着匕首的手,这也是个青年人,眼中凶光频闪,嘴角咧出的残忍狰狞微笑还没有消失,杨离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人,下一刻,杨离手腕用力,

“咔!——”

清脆的骨折声在已经变得鸦雀无声的车厢中异常清晰,毛骨悚然!

“啊——呀——!!!”

这个刚刚还是凶焰残忍的小偷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杨离直接扭断了他的手腕,是扭断了骨头,而不是脱臼那种关节技!

这种伤害,如果不能够得到及时的、良好的救治,恐怕这只手就算是废了!不过考虑到他刚才那种拿着匕首不声不响下刀乱刺的架势,这样的伤害也算是对得起他的刑罚了!

然而杨离可从来没有告诉别人:他是个好人,公正的人!虽然也不算是什么坏人,但是他心中从头到尾,一直都有一种极为压抑的暴戾心态在心中潜伏着!

今天从早到现在都一直有一种未知的危险感觉让他感觉心里很有危机感,此时这两个小偷出现在他眼前,那不是求虐给出气么。

就在这个小偷还在毛骨悚然地惨嚎时,杨离下一个举动直接吓崩了一车冷漠的乘客,那只被扭断的手臂杨离忽然往小偷的方向翻转,然后往上一送,那只手中还死死地抓着的匕首被顺势插进了此人的手臂中!

右手拿着匕首插进右手臂中,自己比划一下,就可以知道需要把手臂骨头折磨成什么样子才能实现这么有难度的事情!惨嚎声戛然而止,这货直接晕了过去!

杨离松开手,冷冷地看着这个家伙倒地不起,直到他此时松开手,这个小偷倒地的时候,鲜血才像是喷泉一样涌出来、刚才却是被杨离用真气附在了匕首上,堵住了血管,免得污了自己的衣服。

眼看一场“微不足道”的偷窃,变成了一场流血伤害事件,这一车的乘客们终于再也无法保持安静了,或者,在他们眼中,杨离要比这两个持刀的小偷危险更多许多倍。

很多在前面的乘客立刻低声央求司机,而司机自己也吓得要死,没有等到车到站台,直接停下车,然后一车的人都跑光了!

而杨离刘韵衾两人下车的时候,恰好卡在了人群中间,于是便出现这样一幕,前面的人疯跑,后面的人慌着要跑,却是吓得半死,不得不躲开一大段的距离,让杨离和刘韵衾宽宽松松地下车去了!

“会不会出事啊?”刘韵衾担忧地问杨离道。

杨离无所谓地说道:“根据这个国家的法律,这种持刀抢劫杀人的东西,就算是直接打死了也是正当防卫。”顿了顿,杨离冷笑道:“要是有什么脑子长错位置的人来找麻烦,我会给他纠正过来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