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心有多痛,我…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心有多痛,我…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617  |  更新时间:

两个异能者的身体内心也是突兀的迷茫了一下,然而下一刻,这种迷茫就被那生死间锻炼出来的危机感给冲破!

只是,这一次的危机不同于任何一次的危机!

他们深深不可置信的感觉出,这一次,自己是死定了!

怎么会是这样!!!

他们咆哮着集中精神鼓荡出全身的异能量,对着杨离冲击而去!然而能量越盛!那种死亡的感觉也就越发的强烈!

李珊珊扣在扳机上的手忽然间停顿了下来!

她最先感觉出了一种不同的气息!那是仿佛苍茫远古时期的巨兽,因为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亲族,而准备毁灭世界的心情!

她的手指都停止了下来!

时间停顿了一秒,然后恢复正常,就在所有人都惊骇犹疑的时候,忽然从商场顶层的宾馆区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这边写字楼上的战士,张晚晚,李珊珊清晰地看见,那扇她们最关注的玻璃窗户忽然间爆裂开来,破碎的玻璃仿佛是雨花一般开遍了天空!

然后两个巨大的光团子飞了出来!一个是蓝光!一个是红光!

这两团光芒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

“轰隆隆!————”

爆炸了!

像是两颗火箭弹炸中了某个物体,然后在这里爆炸一般绚丽!

《摧心手》————专门克制天下异能者!通过神秘的方式,引爆异能者体内的异能,仿佛是用火花点燃燃油一般可怕!异能量越充分,就死得越快!

掌握这种拳法的精髓秘诀:心痛!

心有多痛!手就可以有多么快!这种痛快下,才可以将那种拳法中的神髓给发挥出来!

…………………………………………………………………………………………………………

“这大概就是‘人形武装’的含义吧?”

那个“鹰号”队长自来熟地傻笑着问李珊珊,他此时是真的吓住了!那些恐怖的异能者已经让他无比羡慕嫉妒狠了!然后不想随便出来一个骚年,居然可以如此轻松写意的把对方给打成爆!!!

这尼玛已经快要超出人类范畴了吧!

李珊珊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张晚晚,

“你眼光为什么要这么好?”

张晚晚“呵呵”傻笑着,就是不说话!

其实她心里也是惊骇万分,一个普普通通的骚年,至少在她的认知中,杨离就算是有些本事,那也是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然而不想,今天他却是忽然间爆发了小宇宙,瞬间打爆了两个极为麻烦的异能者!

对于异能者,张晚晚等类似训练过的战士并不畏惧他们,只是觉得有些棘手而已,因为异能者的异能量使得他们天生就具有武者那种面对危险,心有感应的本事。

故此,普通人类对付异能者,只能靠着正面攻击奏效!不过现代热武器什么的也可以给异能者带来死亡,过去的时候各类热武器威力还不是那么显著,因此,异能者即使面对枪支也十分嚣张!

然而不想后来随着普通人类科学家对于武器的精研之后,普通士兵也可以稍显麻烦的干掉一个异能者————如果一个空手的异能者(无远攻能力)和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对抗,距离超过二十米,这个异能者就是小命堪忧,除非是有着速度、隐身、伪装等等古怪异能!

异能者本身,凡是有着攻击力的,起点就是某种规划中说的“B”级,类似武者中,那可是需要普通人人训练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几年才能够成就的黄级武者,或者说是明劲巅峰的武者,可以刚烈无双,拳裂金刚的猛男子!

怎么几天不见面,他就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张晚晚心里乱七八糟,恨不得立刻飞到对面去看看杨离是怎么一回事。

…………………………………………………………………………………………………………

一点小小的意外是:杨离用拳打飞这两个异能者,同时将《摧心手》的劲气打入他们体内时,这两个家伙的飞行路线上恰好有两个女人,虽然没有被撞飞出去,但是却是依然像是走在路上,被正常车速车给撞了似的!

身上的骨头不知断了凡几,其中一个甚至因为那个异能者被“引燃”的异能量,产生了火焰,而灼伤了很多皮肤,雪白半露的肩膀上几片焦糊,整个人贴靠着窗户下面的墙壁上,不断冒着青黑色的烟气,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导致了这一切的杨离冷冷地瞥了一眼,就准备去拉刘韵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另外一个没有受伤的女子对着杨离咆哮起来:

“喂!你救人怎么救的!?手段这么血腥,还不顾我们这些人质的人身安全,我告诉你!要是她死了,我一定会去告你个故意伤害的!”

杨离看了看说话的这个女人身边贴墙昏迷的女子,然后看了看这个女子,刚刚动用完《摧心手》的他,心里还是无数的回忆和痛苦以及仇恨在纠缠,此时居然冒出这么样的一个女人,他沉默不语,却是往前一步踏出,忽然伸手一把攥住了这个女人的喉骨!

手臂上青筋直冒,杨离的眼中没有丝毫波动,现在是个人都可以看出他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这个女人!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来救他们的人根本不是电影电视中的那种英雄,刚刚那个有些传说中“公知”属性的女人只是满心惊慌之后,习惯性地寻找别人的“不是”,来让自己获得某种心理慰藉而已。

当然她绝对不会承认: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是第一个开始主动脱衣服,而且脱得最快,连内裤都脱了一半,以致于此时急需要找别的东西来转移其他女人的注意力。

杨离像是提着一只小鸡一样拎起她,脆弱的喉骨在他手中仿佛一块朽烂的腐木,

“杨离,不要!”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刘韵衾慌忙阻止道,心里种种惊讶和震撼还有疑惑都来不及细想,此时看着杨离似乎状态十分异常,随时都会大开杀戒的样子,她顿时着急了!

当然不会是为了那个女人,现在虽然混乱无比,但是现场还有着其他的女人,如果杨离真的杀了一个,恐怕之后的事情很糟糕,因为总有一些喜欢拿正常人、普通人的罪过穷追不舍的人民公仆不惜花上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去做追踪那些不会给他们带来生命危险的“歹徒”。

杨离冷冷地瞥了其他的女人一眼,却是没有弗了刘韵衾的好意,但是也没有轻易地就放过这个此时酥胸半露、衣衫不整、春光乱泄的女人,尽管她的脸蛋儿十分圆润,眼神秋水粼粼,身材和皮肤都是经过细致保养,十分诱人,但是看在杨离的眼里这就是堆没有意义的人肉而已!

冷哼了一声,杨离随手把这个已经眼珠子泛白,面色青紫、身体开始抽搐,下体流出神秘液体的女人随手往旁边的衣柜中一扔!

女人的身体横飞出去,脑袋一头栽进了衣柜子里,将衣柜子上面的玻璃撞得粉碎!这个玻璃可不是那种安全玻璃,碎成一片片的,大概是割破了哪里,这个脑袋砸进衣柜的女人,还在外面噤若寒蝉的几个女人惊恐地发现那些破碎的玻璃上已经露出了红色的血迹!

“似乎脾气不大好!”李珊珊用一种古怪的语气对张晚晚说道,虽然听起来像是幸灾乐祸,但是张晚晚坚决认为那是羡慕嫉妒恨!

杨离上前走了两步,既然那个女人没有死,那么就不关她的事了,刘韵衾和杨离抱在一起,顿时哭出声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