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百零七章 宁误郎君一生休,…

第二百零七章 宁误郎君一生休,…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200  |  更新时间:

了几个周天之后,杨离下腹一收一荡,顶在了易水的臀部上面的光滑部位,小腹处的气海穴和易水的左右章门穴通过阴维脉紧紧地沟通起来,最为纯粹的生命能量从那里导入到了易水的身体中,驱逐着她体内的阴寒的能量和因为身体虚弱而产生的死亡能量。

同时他的手心的内劳宫穴也和易水的外劳宫穴串联起来,在通过易水的内劳宫穴和那叠在易水小腹处的丹田气海沟通。

真气便在杨离体内和易水的体内形成了一个完整了的大循环。

时间流逝,洞里静谧无声。

人的意识在体内的经脉中流转大概不需要一秒钟,但是如果是意念带动着真气运行,无论如何都很难在一秒钟内完成。

一方面是受制于人本身的经脉承受能力,一方面是因为很多武者本身的意意念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对于自己的身体缺乏足够的熟悉感。

脆弱敏感的身体,任何一点点的瑕疵变化,都有可能造成极大的损害。于是他们就更加不敢仿佛湍流一样的运行自己的真气,除非是拼命的时候。

普通修炼的时候,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让真气保持匀速如流水般运转,便是天资卓越了。

人的意识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着变化的波动,即使是心思纯净的儿童,也依然会有着走神的行为,更何况是经历过世间诸多红尘的成年人呢。

本来意识和真气之间就有着许多的不同步不和谐,再加上意识的走神,这就更加的让修炼变得极为困难了。

这也是很多武者一旦停下修炼之后,武功的退步速度极为惊人的缘故。修炼如同爬上,可能上去很慢恨妈妈呢乃至于停驻,但是一旦往下走,恐怕一不小心就是自己想停下来,也难以止住脚步了。

杨离如果不是当年境界已然神而明之,半步成神,此时也是绝对无法避免这种现象的,那也就意味着,他的重生修炼,不会有太多优势,好在,事情没有那么糟糕。

………………………………………………………………………………………………

时光如水,点滴连续看似微小,回过神来时,却已是沧海桑田。

杨离缓缓收功,呼出一口修行中提炼出来的浊气。

赤裸着身体的易水依然昏迷不醒,随着杨离收回自己的手掌,没有了真气的支持肌腱,整个人便往后面一倒,倒在杨离怀里。

苍白色的面孔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红晕,那是真气运行时带动气血充沛全身的结果,所以现在看起来易水似乎已经很好了,但是过上几个小时之后,她的身体又将恢复到虚弱状态,除非她能够像杨离一样不断的吸收外界能量,同时用真气调理身体。

杨离伸手在易水光滑如绸缎的背部轻轻拍了两下,发出“啪啪”的声响,同时仿佛正常说话一样的开口道:“别装昏迷了,我们现在在的地方不安全,赶紧穿上衣服换个地点在商议下一步计划。”

易水依然毫无动静。

杨离已经穿上了裤子(好多天没有更新,都忘了他当时有没有脱裤子……汗!),看着依然没有动静保持昏迷不醒状态的易水,不由笑道:“你还以为我是诳你不成……”说完手指轻轻一划一弹,正中某个裸露在空气中的樱桃儿,

“啊?!”易水一下子弹起来,眨眼的时间内一把抓起地面上的衣服,就挡在胸前,“你!”

杨离却是没有理会她的羞怒,动作麻利的穿好衣服,顺便把某个处于战斗状态的变形金刚撸顺了位置,这个动作落在易水眼里,更是面色红润羞愤欲滴。

“无非有些尴尬而已,你作为一个刺客,在训练的过程中难道没有这方面的课题么?”杨离完全无视身体的变化,作为一个近百岁的老妖怪,他对于欲望这种东西,早已没有了年轻人的那种欲语还休的遮遮掩掩。

听了杨离的话,易水羞怒道:“我可不是那种机器女刺客,我是战场刺客,是正面对决突进型的。”

杨离扫了一眼她玲珑曲线娇柔的身体,从洞口透露进来的光线有几束洒落在她身上,更显得异样美感。

“不许看!”

易水见杨离的目光越发肆无忌惮,又羞又急,竟是和无助的柔弱少女一般表现,倒是让杨离心里微微鄙视一下——就这水准也敢说自己是战场刺客?心理素质太不过硬了!

和这样的队友一起战斗,简直是对自己的生命安全不负责任啊,杨离心里想到:得给她好好训练一下。

于是杨离继续盯着她的身体看,同时依然用普通对话的语气说道:“摸都摸过了,还不许看么?”

“你!”易水差点气的昏过去,然后想起刚刚自己身体还处于昏迷时,精神上却保持清醒时的那种感觉,身体仿佛浸泡在春水中的温暖舒适,每一条经脉还有肌腱都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轻轻的抚摸按摩着,让人怀疑是不是到了天堂一般。

最为奇迹的还是,她当时那保持清醒的心灵居然没有对自己赤身裸体观音坐在男人怀中表示出某种正常女人应该有的正常反应!

“你!你占我便宜!”易水气得银牙撕咬,恨不得上前在杨离那没有扣好纽扣以至于裸露出来的胸肌上抓下几道血痕。“好雄壮哟……”脑子里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

杨离往前走了一步,距离易水只有一拳之远,易水面色惊慌的往后退,结果正好撞在墙上,“你!你要干什么?”

杨离冷笑一下:“在不给我快点穿好衣服,我可就要日后再说了!”

为什么是日后再说?

很显然在军营中度过太多少女时间的某少女并没有深刻理解这个词,倒是让有心显摆一下自己的网络文字修养的杨离感觉有些无趣。于是后退一步让出空间。

易水咬着牙把衣服穿上,结果潮湿又带着未干血渍的衣服贴在皮肤上,让她肌肤上不由得升起一片鸡皮疙瘩!

杨离皱眉,伸手指着易水,结果易水以为他要非礼她,立刻再往后一退,又在墙上撞了一下。

“就这样的不适你的身体和心理就是这样的反应?你们军队的战斗力很值得怀疑啊!?”杨离说道。

易水本来还要责问他到底要干什么,此时听他一说,脑子里一热,立刻反驳道:“人家可是女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