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百六十四章 重要性

第二百六十四章 重要性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4706  |  更新时间:

“如果下一刻,我忽然间长大了,长大了很多岁,你还能够认出我来么?”

“你要去哪里?”杨离头也没有抬的问道。

紫色的瞳孔美丽如水晶,精致的女孩如同仙境里的精灵,异样的纯净,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不同于小女孩那种童真幼稚的表现。

“妹妹在哥哥的心里,会存在多久?”小女孩自顾自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很是不详:“是一辈子么?”

杨离伸出手,眼睛瞳孔里有一道金黄色的龙形光芒在闪耀,手臂上更是显露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紫气翁寅之气,无数的祥瑞神异景象在其中不断地浮生覆灭。

然而手才伸到一半,杨离便无力的垂下手臂。

眼泪从小女孩的眼里渐渐的掉落下来,却不是透明纯净的,而是鲜艳妖冶的红色,如同鲜血一般。

“我会记住你,直到岁月不再称为岁月,直到星星不再发光,直到地面之上不再有智慧。”杨离的语气淡淡,却是不可抑制地悲伤。

“哥哥最厉害了。”黑色的长发无风飘舞,逐渐的将小女孩的身形挡住,然后化作虚无:“也许有一天,哥哥还可以再次找到妹妹呢。我在宇宙的外面等着哥哥来带我。一定要来哦,哥哥。”

杨离的眼角渐渐湿润,一滴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砸在书本上,化作一团油墨墨迹。

当年差一步,今生却是眼睁睁看着,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着命运么,为什么?!

娇小的身影在杨离面前消失不见,最后一缕淡淡的黑色发丝从空气中消失不见。

杨离的眼中金色的光芒更加鼎盛,像是火眼精睛一般。

然而,依然没有丝毫作用。

即使拥有半神的境界和本事,杨离依然无法阻止着最高规则的变化。

这也是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事情,一点点清晰无比的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在消失,即使是消失,这种失去的感觉却因为他不断地努力,而残留下来,只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却是完全不知道忘记什么。

这种结果,或者还不如那其他的毫无所知的人,瞬间从脑海中清空了关于刘萌萌的记忆,包括她在国安处的所有资料,现实的还是虚拟的,全都化作虚无,便如同她从来不曾出现一样。

而所有的曾经和这个女孩有过接触的人,他们的脑海中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所有关于刘萌萌的记忆就被宇宙最高规则给彻底的抹平和谐,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刘萌萌的记忆了。

杨离散去了手臂上的太皇紫薇至尊真气,这是世间最强大的帝皇真气,然而却是依然在规则之下,那付出了巨大牺牲获得巨大能力还有存留的女孩,此时终于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完完全全的从宇宙世界的纬度中消失!

一个孤苦无丁的小女孩,选择彻底的抹除自己的一切,为的就是获得力量,改变那不公的命运。

她的确是做到了,然而做到之后,命运自然而然的又重新回到了女孩的起点之愿。

以女孩心灵中获得了温暖和阳光为标志,虽然是放下了仇恨,但是也放下了力量来源的力量,因为得到的极多,足以改变命运。所以付出也极为残酷,从来不曾存在。

最后的一点点的记忆消失不见,杨离却是知道:即使自己再强大一亿倍,恢复到原本的境界,并且正式突破成为正宗的武神,打破虚空重归混沌时光倒流,也是无法再见到这个女孩了。

她用自己完全从历史中被抹除的代价获得了复仇的力量,复仇成功之后,所有属于自己的,便从历史中被彻底的抹除,包括她曾经存在的恒痕迹还有记忆,甚至包括她之前存在的历史和记忆,也都将消失不见。

等于是完全的时空中被抹杀,即使穿越回到过去,所有关于她的一切,也是无法追寻,就如同宇宙中从来都不曾存在过这个人一样。

而所有曾经和她有过关系的事件,都会发生一定的改变,使得那些人的脑海中的记忆会自然而然不知不觉的就改变,从来就不曾发觉过。

而以后如果是再有人关心到女孩家人所曾经历的那一场惨剧,那么也只会发现,那是那三个人渣犯了案之后,因为不小心被某个局内的曾经历过同样的特别高手发现事实,于是毫不留情的诛杀了三个人,有些类似,却不完全相似,只因她不见了。

最后的记忆泯灭在时空中,即使杨离,也没有办法阻止。

眼中金光散去,手臂上的真龙气劲也化作虚无,杨离的眼神忽然迷惘了一下,然后摇头笑道:

“奇怪,居然走神了!”

低头看着自己刚借过来的书,是一本关于哥哥和妹妹的故事书,杨离的记忆瞬间发生改变,那“走神”时想的事情变成了当年的他和自己的妹妹的故事。

悲伤着、轻笑抚去掉落在书本上的泪滴。

“无论再怎么回首,努力,却是依然无法再寻回你的踪迹;都是我的错,妹妹。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情愿只是凡俗之身,不再求索无情天道,只落得身陨国消家灭。”

脑海中回想着当年自己和妹妹之间的点滴,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杨离的心里似乎总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我想的!我想的不是这个!

苦笑着摇摇头,杨离心里暗自道:“怎么会不是呢?大概是绝望的狠了下意识的就想要忘记一切,以便在这个世界无忧无虑的生活么。可是,又如何能够忘记。”

看了一会儿的书,杨离忽然注意到,在自己身前对面的额桌面上,似乎有一滴水滴滴落后形成的痕迹,很新鲜,似乎刚刚不久前有人在那里哭过。

只是,刚刚自己一直坐在这里,期间根本没有人来过这里,是哪里来的痕迹呢、?

摇摇头,杨离低头把目光看向书本,不再注意这件本该注意的泪滴。

彻底的遗忘,真的,会幸福么?

……………………………………………………………………………………………

林爱歌掐了杨离一下,故意留出来的指甲终于好不容易的在杨离的胳膊上留下一点白痕。

“今天中午还有什么警花请你吃饭吗?”

杨离以手抚额:“昨天你们两个光顾着斗气,连正事都忘记了说。”

林爱歌愤怒地在杨离脚上狠狠跺了一脚,杨离脚底的地板砖发出“咔嚓!”的碎裂响声,杨离神色不变,然而一个从他们两个人身边经过的男生却是看见了,杨离的脚底下,原本光洁完整的地板砖,居然裂出了一道道的痕迹。

再看看林爱歌那只还踩在杨离的脚上的粉嫩小腿,男生揉揉眼然后走了。

杨离:“要不是看在她鞋底还算干净,我是绝对不会让她踩的。”

“什么正事?你想让我和她大被同眠以满足你双飞的邪恶愿望?!”

林爱歌气哼哼的喷道。

杨离瞪大了眼睛:“你什么时候有了心灵探知的能力,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

“纳尼!?”林爱歌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

“你个混蛋居然真的敢这么想!老娘和你拼了!”

“哈哈哈——”

杨离抱着化身小疯猫的林爱歌折腾了好久,这才松开发鬓凌乱,衣衫不整的她,然后好整以暇的说道:

“开玩笑啦,其实是说关于那几个南方小家族人渣的事情。”

林爱歌露出狐疑的神色:“不是说让国安的人解决了么,怎么她还过来插什么手?”

杨离叹道:“好吧,你赢了。”

林爱歌得色:“哼哼。”然后转身就走,才走两步,忽然发觉不对,立刻恶狠狠地回头:“不对!这件事情可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完的,昨天你在那个女人车里说的话不可能这么多,说!你又什么时候去见那个女人了。”

杨离的身形忽然随风一闪,空中有幻型留下,杨离的身体出现了林爱歌的背后,抱住她的小蛮腰,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

呼吸喷出的气息让林爱歌的醋意大减:

“少对我用美男计,小心我将计就计。”

杨离忍不住笑。

不过最后还是说道:“她家就在我们家楼上,而且就一个人住,她又从来不做饭,从来都是直接到我们家吃饭的。”

“什么!”林爱歌虽然被杨离抱着,但是依然极为愤怒的要从杨离怀里跳出来:

“卑鄙!无耻!这个女人居然敢乘着老娘不在就偷吃!”

杨离只好继续采用老办法,屡试不爽的办法,把林爱歌的小腰一压,顿时让她脑袋在自己怀里往下一缩,那张愤怒通红的脸便出现在杨离的眼里。

“嘿嘿!”一笑,杨离低头咬住了这只小野猫。

“唔唔!”

一双粉拳狠狠地在杨离身上打着,如果不是知情的人,恐怕还会以为这是摔跤大赛中一方被锁死了正在拍手求饶呢。

再一次在快被憋死的时候,杨离放开林爱歌,

“好了,小野猫,别成天胡思乱想,我和晚晚可是很纯洁的,不怕你笑话,我和她现在可都是处呢。”

“真的!?”林爱歌瞪圆了眼睛:“就你这么熟练地动作还是处男?!”

“哇哦!”

又一个从这个楼梯拐角经过的女生惊叹地看着杨离,眼神滴溜溜地转着,大学里的处男虽然也不怎么稀罕,但是有着这么漂亮而且也已经上了手的男生,看起来也挺帅家庭也可以的男生,居然还是处男?!

既然是新鲜货,不是二手的,这可是绝对有……

林爱歌一巴掌在栏杆上拍下来!

“啪!绑——”

“看你妹啊看!没见过男人啊!”

不锈钢的栏杆顿时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扁下去的手印,女生吓得脸色发白,立刻小跑着走开了,走的时候看无比可怜的看了杨离,有这么个武力值爆满的女朋友,难怪到现在还是处男。

“你真的和那个女人没有发生什么?”林爱歌再次和杨离确认道。

杨离无奈道:“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好不?我可不是那种脑子里除了猪油就是精虫的男人。”

林爱歌这才放过杨离,然而才一起走下了一个台阶,她又忍不住问道:

“虽然你们都是处男处女,但是她有没有给你口-交过?”

“啊!呀!”

从两个人背后传来女生的尖叫,虽然二十三世纪的人的确比较开放,但是经过了性开放年代那些恶果之后,如今的社会虽然不像古代那么表面上死板,然而如同性开放年代那么不要脸的放浪,却是也极为少见了。

过分的滥交导致后代血统不纯,以至于在很多神奇天赋上,远远的落后于别人,这使得所有的国家都将男女关系之间的约束写进了宪法。

有些国家甚至强制规定这方面的内容:所有有着生孩子并养育他的女人,坚决不允许在性上面和超过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否则将被强制取消生育权。

这种规定放在几百年前也许无比的可笑,但是经历过某些大事件和一些国际著名研究机构的一次泄密之后,全球人都知道,滥交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有着极大的缺陷,最为严重的,大部分的缺陷都是隐藏的,直到一个人成年之后才能够体现出来。

而且根据美德斯联邦的一项秘密研究发现,所有的在特殊能力:无论是异能还是武功,或者是扶桑的忍术,西方的巫术魔法,所有这些超出科学范围的东西,这些完全依靠人类本身发展的东西,他们基本都是由“纯种”的人类才能够掌握的。

这里的“纯种”是专指他们的父母纯洁程度,如果父母生育孩子是没有经过滥交和许多恶习的,孩子拥有特殊天赋的能力将是那些滥交的家伙,特别是一个女人和很多男人滥交之后生育的孩子,要超出几百倍!

而且如果孩子的父母的父母也是干干净净的人,那么孩子的血脉中可能觉醒的神秘力量的概率将会更加的巨大!

这项研究最终在地下世界引起地崩山摇的震动,特别是当年差点在地下特殊力量上被华国给消灭大半力量的扶桑岛国,尽管他们如今还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出口国,但是却是专门设立了许多的区域,专门培养“干净”的男女,以使得自己国家的忍术以及其他的巫术妖术不会逐渐无人继承。

至于明面上,则是每个国家的都派遣大量的专家“研究”无数的理论,让世人相信,如果他们父母的子宫和导管不是干净的,那么他们生出来的孩子将在起跑线上就输给别人一大截,而且,未来的成长可能性也将大大的缩水。

即使有的人可以勉强甚至超过一些别的孩子,那么也只能说,如果当初他的父母是“干净”的话,那么他们的孩子本该成为极为卓越的人,而非仅仅是普通人中的一个成功人士而已。

所以,虽然如今的男女关系很事情轻松,但是大部分人都是身体与身体的摩擦,口水与口水的交流,真的到了脱下裤子的时候,就需要拿出结婚证作为船票来上船了。

而随着时间的发展,各种高科技产品生产出来的性玩具真人模拟替代品,甚至那些价格高昂的产品可以做的比人类更好的时候,男人女人之间更多的是玩弄感情,而非玩弄肉体。

然而此时却是有一个彪悍的女人在这里质问一个男人另外一个女人是不是……

好吧,这些女生承认自己果然还是,退散吧。

杨离只知道林爱歌有时候很泼辣,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有这么彪悍的一面,当时退败。

“姐姐!你放过我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