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百七十三章 死鸭子嘴硬

第二百七十三章 死鸭子嘴硬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3058  |  更新时间:

杨离甚至都有一种直接弄死她算了的心思!

要知道,现实中,虽然基本都是累死牛耕不坏地,但是如果是铁牛机械牛开了挂的牛,那么地就惨了。

死状和任何干尸没有区别!

然而现在这个女人却是依然媚眼如丝,吐气如兰,身软如泥,娇媚如狐。可是杨离自己却是消耗了大量的真气。和一般的战斗不同的是,这种方式消耗的真气,恢复速度是远远跟不上消耗的。

这个原因在杨离成就武神的时候便知道了原因:

越是强大的生命,对于世界的影响就越强大,甚至回到了一种世界盖亚意识都无法控制的地步。所以,为了限制这一点,越是强大的生命,他们的生育能力就越低下,甚至会有绝育的可能。

而双修一类的功法,虽然是用来增加自己的真气一种特殊方法,但是却也是大大的促进了镜子与卵子的活力和能力,从某种程度来讲,他们就是承接男人阳气和女人阴气的载体,所以,如果没有任何限制,双修功法可以生育出来许多极为强大的后代,他们将拥有超越第一代的强大潜力。

但是如果第一代已经足够强大到足以影响一个世界的话,那么这种生育就将受到法则的影响。

所以,双修功法就算可以促进生育,但是消耗却是远远超过恢复的,故此,饶是杨离那么强大的真气本领,此时也觉得身体一阵阵发虚。

把王悠悠往怀里一拉,让那浑圆饱满的丰胸贴在自己的身体上,杨离前胸的肌肉像是有了灵魂一样自己扭动,扭动的同时把一道道催情真气直接通过穴位打入王悠悠体内。

而王悠悠的感觉中,自己趴在杨离的身体上,却是感觉身下有无数的小虫虫在动,那种既舒服又恐怖的感觉让她徘徊在高潮与恐惧之间,形成一种极度复杂的刺激。

而杨离的真气打在她的身体里,更是如同男人的武器在她体内进出一般,不过,不只是下面,而是整个身体都被男人贯穿的感觉,让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觉得恐惧还是性奋。

又一次的潮水喷射,杨离非常肯定如果不是自己真气在极限维持王悠悠的身体,那么他只要一松手,王悠悠就会心脏衰竭而亡。

因为此时支持王悠悠身体的,她的内脏本能,已经不再是她自己的本能,而是杨离的控制。

要知道,人体的呼吸心跳还有内脏的作用全都是来自本能的控制,如果是让人来控制,那么万一什么时候忽然忘记了,那么可就可笑的悲剧了。

然而,虽然是本能控制,但是本能也有失控的时候,那种状况,表现在外面吗,就是休克!

杨离如此此时不管王悠悠,她绝对会直接休克到死,俗称——猝死。

算了,服了这个女人了,不管她了。杨离心里想到,自己何苦和这么一个死鸭子嘴硬的女人计较个没完没了。

然而就在杨离已经准备停下这场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的欲望情戏的时候,王悠悠的眼睛中忽然流出了泪水。

虽然之前的高潮中,她已经不断鼻涕眼泪乱流一气,但是杨离清楚的感觉出来,这次是不同的。

女人哭出来的泪水,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和感觉。

体会着这一刻的心情还有状态,杨离心里的某种东西终于被触动了一下,那原本坚硬如铁的心,终于因为身体的中真气的消耗还有虚弱,使得心灵有了一丝松动。否则,此时只要能够保证这个女人死不了,杨离直接转身就走,不再管她。

只是,渐渐哭起来的女人很有点搞笑,因为剧烈运动导致的缺氧使得她不断地大口喘气,然而哭泣时张开口又忍不住发出哭泣的声音。

杨离心里一软,便放弃了再和她僵持的心思,直接抱起她,走向浴室。

热腾腾地热水从喷头淋下,王悠悠的手臂无力的搭在杨离身上,身体柔软的皮筋一样。热水从两个人身体上浇下,洗去一身的情欲。

因为是公寓的缘故,各个方面极限利用空间,根本就放不下浴缸,只有一个喷头淋浴,杨离的手臂环笼着王悠悠的腰肢,让她半躺在自己的胸口。

长长的头发从肩头披下,被热水打湿披散在光洁的后背上,也有一部分从肩膀前落下,落在杨离的肩膀上。

等到热水的蒸汽将浴室里面充满了雾气的时候,王悠悠的手臂忽然缓缓用力,抬起头来,红唇如樱,点在杨离的唇上。

吻,懂得它的含义的人,才会明白这才是做爱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而抽插,只不过是一种机械缺乏意义的活动而已。

唇分,泪滴落。

王悠悠看着杨离,眼神像是受惊的小鹿,又想是即将受惊的小鹿。

“可以听一听我的故事吗?”

杨离一手揽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另外一只手缓缓抚摸着她的头发,

“现在,我就是你的男人,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可以和我说。”

王悠悠张了张口,淋浴从头而降,热水滴在嘴里,湿湿漉漉。但是开口之后说的话,却又因为杨离的话而发生改变:

“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和女人在一起做,我心里还是喜欢和男人在一起生活,组建一个家庭的生活,你可以一直做我的男人吗?”

杨离低头看着女人的眼睛,像是受伤的雌兽,无助而凄凉。

“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任何的承诺,但是没有时间的证明,任何承诺都是虚浮的云。”

伸出手指点在王悠悠的眉心,杨离说道:“但是我还是可以告诉你,我对你,挺满意的,所以,只要你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做什么让我无法忍受的事情,我就答应做你的男人,可以为你遮风挡雨,解决麻烦,扛起一片天空的男人。”

王悠悠用手在杨离身前撑起自己,身体往上起来,被压扁的饱满顿时恢复过来,又舒挺起来,

“不会的!我绝对听你的话,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都听你的,不会犯错误的!”

杨离看着她这个样子,脑子里没由来的想起一个名词——“小学生!”

然后便想起温雅月玩游戏时每次骂人必用的词语:“你丫个小学生回家吃奶去吧!”

“说吧,你以前有什么样的故事?”

………………………………………………………………………………………………

杨离都已经准备好听这个女人讲述她之前如何被男人花言巧语骗去身子然后又被骗去一次又一次的堕落最后被张晚晚拯救然后爱上她的故事,结果,

“就这样?”

杨离感觉很不正常。

“就一个没有甚至最大的便宜就是亲了你脸一口的男人,上厕所的时候和人打电话暴露了他龌龊的内心,然后你就彻底对男人没有了兴趣?!”

王悠悠嗔怒道:“那何止是龌龊!?他根本就是和人打赌,然后等到玩完之后还要拍照威胁给他的那些狐朋狗友玩弄,像是下剑的妓女!这种人渣,亏得他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良心不安!”

杨离道:“……”

“我听晚晚说你有很多女人,真的假的?”

杨离白了她一眼,然后腰部忽然动了动,依然保持待命状态的杀器硬邦邦地顶在王悠悠的小腹上,

“你还是处女不?”

王悠悠顿时万种风情、千般羞涩。

“这个,这个嘛,哼!”王悠悠忽然嗔道:“这个该说对不起的可不是我,是张晚晚!”

杨离疑道:“她怎么了?!”

王悠悠忽然伏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道:“是她把人家的清白,还有那层膜给一起弄没了的!”

杨离脚底的地板砖发出一声轻轻的“咔嚓!”,

“这个混蛋女人,居然这么败家!这太浪费了啊!”

王悠悠却是有些不依道:

“虽然如此!没有了膜我却还是半新的纯女!从这一点上讲,我可以有权利要求你也处男专情的!”

杨离“嗤嗤”一声道:

“哼哼!处女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处男呢!”

王悠悠愕然。

……

然后她面色不满,一把攥住杨离的小弟弟:

“别以为你这里没有长膜就可以骗过我!你甚至可以和自己的老师上床,和自己的老婆的情人上床!和一个不太熟悉的女人上床,还有一大堆随时可以上床的女人和你成天卿卿我我的!你敢说自己是处男!!!”

说着,手里还不解气的狠狠上下撸了两把,于是杨离的兄弟更加凶残的竖挺着,随时准备攻陷敌人阵地!

下体轻轻一扭腰,杨离顿时把兄弟从王悠悠手里解放出来,但是随后一挺腰,顿时对准了芳草花园的入口,湿润的液体不知何时留下,微微分开花园的大门,王悠悠眼神迷离,虽然虚凰假凤,但是无数次被张晚晚这么打开又关上,早已不陌生这种感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