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百八十一章 苏家

第二百八十一章 苏家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561  |  更新时间:

…………………………………………………………………………………………

在地下世界风起云涌的时候,苏家也一样发生了许多的巨变。首先是苏家最强势的女子,当前苏家家主的女儿苏芸妃,那个将一个破落家族重新恢复到大世家的女子忽然消失,然后她身边的一个侍女出来,手上戴着苏芸妃的扳指,宣布从现在起,苏家不要废物,所有那些在苏家发达之后过来吃肉喝汤分一杯羹的远方亲戚还有一些根本不熟悉的所谓朋友,一律发放遣返费用,驱离家族!

这些人,这些年来一直附在苏家身上吃饱喝足,甚至都因为苏家家主没有子嗣的缘故,想要直接把苏芸妃给嫁出去,然后让自己的儿孙继承苏家家业。

至于理由什么的,早已准备了无数个恶心人的理由。

甚至于在之前苏芸妃还没有消失的时候,都有人出来在宴会或者是其他的公开场合试探着说,等到苏芸妃嫁人了,这个苏家自己可以代为保管之类的,来试探。

苏家的家长,苏芸妃的父亲有些心里也是颇为纠结,他和自己的女儿并不是很亲密,从小没有了母亲的苏芸妃异常独立,甚至有些时候可以说,她的眼里就没有自己这个父亲。

直到后来苏家彻底完了,没有了任何亲戚朋友过来过问苏家了。

苏芸妃才表现出自己的不凡来。

而那时候,早已沦为酒鬼的苏福禄根本是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的女儿苏芸妃带着一群保镖,把他从阴暗的小酒馆中拖出来,扔进了一间曾经无数次在梦里回想起来的窗明几净的书房里,告诉他,苏家又活了,他现在就是苏家的家主!

如梦失去,如梦而来。

在他的心里,对于拯救苏家的苏芸妃,一直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仿佛就是一个陌生人。

而这个感情,在他成为家主之后,很多时候在一些家族属于苏芸妃的秘密力量无法被他使用的时候,他的内心甚至产生一种想法,如果这个女儿忽然间没有了,所有的这一切,全都是在自己的掌控下,然后自己娶上许多的女人,再次生出孩子,就可以真正意义上重振苏家,让苏家成为一个大世家,而自己,那时候才是荣荣耀耀的出现在人前。

不像是现在,所有人提起苏家,都只知道苏家有个女强人苏芸妃,而不记得有个苏家家主苏福禄!

最主要的一点还是,苏芸妃是个女人,终究有一天是要嫁人的!

而女儿嫁出去,那么着庞大的家产,这女儿赚来的苏家的家产,也许就要因为自己没有儿子,而成为别人的东西!

而那个男人,既夺走了自己的女儿,又夺去了自己的财产!每每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就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只有偶尔夜深的时候,才会忽然在梦里回忆起自己落魄酒馆的身影,才会认识到这个苏家现在的一切,其实完全和他没有半点努力的关系!

然而那些成天围绕在身边捧他的亲戚,那些恭维的朋友,那些被人羡慕的眼神,都让他感觉,如果有一天自己失去了这一切,那简直不如死了算了!

只是可惜,他的那个女儿,从那天把自己从酒馆拉出来,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对他笑过,也几乎没有和他说过话,甚至在一起吃饭的日子,都是屈指可数。

在他的记忆中,似乎那仅有的两三次吃饭的时候,自己尝试着努力去缓解这种冰冷的父女关系,然后女儿仿佛女王一样冰冷的目光,让他所有的话语都吞进了肚子里。

不得不承认,他怕了。

很怕自己的女儿。

这么多年来,他别说在结婚另娶,就是在外面找女人也得是小心翼翼的,根本不敢像别的家主那样光明正大的养小蜜。

至于说带女人回家,他好几次甚至都已经开车载着女人到了家门口,想起女儿那冰冷的脸庞所有的额欲火都化作冰冷的凉气。

面对一个从来不说话的女儿,他感觉到,也许那些贪婪虚伪的亲戚还有朋友,或者那才是有一点让自己感觉自己还活着的依靠。

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做出真正脑残的事情,因为他一直再等待。

女儿渐渐地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那个时候,就是苏家的重大变化的时候了吧。

看着那个跟在女儿身边很多年的小女孩,伽香雪,实际上他记得很清楚,这个女孩原本不叫伽香雪,而是李萌萌。是自己女儿六岁时从外面捡回来的一个四岁的小女孩。

当时自己成天要么在家里烂醉如泥,要么在酒馆里浑天黑地,如今想来,似乎那整整五年的时间里,自从女儿四岁时家族没落之后,老婆也死了。自己根本没有过问过女儿任何一点事情。

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吃穿用度还有教育,自己从来没有管过半点。从这一点上讲,或者她过的比那些孤女还要艰难。

因为自己还记得,每天自己都会在抽屉中拿钱出喝酒,而钱却从来没有消失减少过。

一个男人,中年酗酒的男人,让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养着,最后那个女孩把所有人养活了,还重新建立了苏家!在她十岁的时候,把男人扔进一座房子里,告诉他,他现在是苏家家主了。

独自坐在书房中,手里端着一杯普通的水酒,和别的家主们不一样的是,他喝任何酒都是一个滋味,回想着这么多年的来的一切,他发现,自己,竟然是从来没有认识过,自己的女儿。

也许那已经是一个男人无法启齿的耻辱了。被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养活着。

书房的门被人暴力的推开,又是一群亲戚涌进来,拿着一些律师条文对着自己吼,伽香雪在这一个月中手段干脆利落的驱赶走了所有的家族亲戚还有所谓的生意合作朋友之类的,全部换上了一些年轻的女子,那些似乎一直存在于这个家里面的侍女。

醉眼朦胧的看着这些亲戚,苏福禄忽然感觉很好笑,这个家族其实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这些亲戚不过是和自己有关系,这么多年,他们也该肥的流油了,何苦还要贪婪不休呢。

自己在外面终于和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甚至都不敢和女儿说,只能够偷偷养着,甚至都没有让那个女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可见自己对女儿怕成了什么摸样,这群人,又是何苦来着。

“喂!苏福禄!你可是着苏家的家主啊!这么大的一个家产怎么可以让一个乳臭味干的的丫头做主啊,再说现在甚至连苏芸妃都不在,就是你们家的一个下人在这里指手画脚,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苏福禄揉着脑袋,无力的问道:“又怎么了?”

他的大舅哥,一个满脸肥肉的家伙此时气愤愤地说道:“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家主的样子啊,你还没有说句话,你们家的丫头就随便那个玩具扳指当令牌,让公司把我们的职位给卸了,这是那鸡毛当圣旨啊!还有没有你这个家主啊!这还没有嫁人呢,这你女儿要是嫁了人,恐怕还不得立刻把我们全部给轰出去啊!”

苏福禄皱眉,女儿忽然间消失不见的确很奇怪,但是多少年来都不怎么亲密的父女,实在是很难感觉看不见女儿有什么不好,他只觉得自己应该是很开心,没有了那张冰冷的脸,自己喝酒都感觉热乎了很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