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百八十五章 禁忌

第二百八十五章 禁忌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165  |  更新时间:

半年更换一百多个前台,这也算是国内各个企业中的最奇葩的一幕了。

苏芸妃用她的这个行为表示了自己对于呼延君临的态度。或者这在别人看来,只是一个强势的小女人面对无法抗拒的命运做出的柔弱的挣扎而已。

只有伽香雪知道,这是开始。

忽然想起似乎有一天,小姐好像对自己呢喃过一句什么“他已经来了。”之类的话,如今想来,似乎是女子思念情郎的神采。

然而几乎没有和自己分开过的苏芸妃,到底是哪个男人走进了她的心?还是这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

思绪进行中,那些亲戚们已经跟在苏福禄后面,出现在苏芸妃面前。

一直以来就对这个女孩心怀不轨的那些年轻的亲戚们,此时却全都有一种自惭不已的感觉,就像是牛粪里的臭虫,看见了天上的仙女,从里到外都自卑的足以去死去死!

但是这种感觉也就是一刹那,短短几秒后,那些年轻的人心里,变盘算起了如何才能够获得这个女人的一切,无论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财富!

至于血缘关系,虽然法律规定三代之内不可以近亲结婚。然而那些大家族中,两代之内的也是不少啊。更何况为了这美丽绝伦的女子,为了这富裕无双的财富,大不了不让她生孩子是了。

这样还可以亲上加亲么。

不过这一点所有人都只敢在心里想想罢了,呼延君临的真实身份他们没有资格了解,更是不清楚那些武道世家在世界上的强大和恐怖。

但是看着这半年来只是因为对方家族第一继承人的一句话,就让苏家成为华国内新兴顶级家族,而且只是呼延家一些下属的小机构组织,就让自己这些人获得无数的便利,所有人都在心里毫不犹豫的把苏家任何一点关于苏芸妃的东西,都给卖了出去。

然而所有人都还没有开口,正在低头看一份资料的苏芸妃忽然放下资料,抬起头看着所有人。

目光清冷如水,看着这完美如仙的面容,所有人都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那种一种来自生物本能的压抑,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绝美的女子,而是一个恐怖的远古神兽凤凰。

“香雪,我不是让你把这些垃圾都给清理出去么?怎么还出现在这里?”

苏芸妃开口第一句话就气爆了所有人,那种巨大的屈辱让这些亲戚们第一时间从压抑中脱离出来,开始了各种笔诛口伐,

“……”

伽香雪走到苏芸妃身边,把这些人怎么过来的说了一下,苏芸妃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冷冷的看着这些满脸通红,羞怒的恨不得吃了自己的亲戚。

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刚刚还在骂的最凶的几个女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然后看着苏芸妃,发现自己居然连呼吸都一些困难。

苏福禄看着女儿,却是发现在她身上找不到一点自己的影子,无论是长相性格,或者是其他的东西,没有任何一点可以证明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他此时沉默的坐在沙发对面,看着自己的亲戚朋友和自己的“女儿”,忽然感觉这些年来如同梦一般,也许这些一直以来都只是一场梦,是自己酒喝多了。

看着没有人说话了,苏芸妃淡淡开口道:“从苏家十多年前没落,你们是怎么做的,你们清楚。我一个人如何把苏家努力重新建设起来,你们也都知道;这期间你们又来到苏家,是添麻烦还是添砖送瓦,你们自己心里也清楚;这半年来,你们和其他的外面人,如何在苏家产业里胡作非为的,你们也清楚。”

顿了顿,她继续冰冷的说道:“这些年来之所以还忍受着你们,只是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的家族,实在是很无聊,人生如果没有太多的麻烦,真的是一点挑战性也没有,所以要看着你们给我惹麻烦,我只会觉得自己的人生还算有一点可以做的事情,不会活的太过无聊。”

“只不过,现在情况变了,那个我等待了很久的人已经出现,所有这苏家的产业,都是我为自己准备的嫁妆,至于你们,你们已经吸饱了血,看在大家还有着血缘关系的份上,我让你们全身而退,这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再有人不知道好歹,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什么!?”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他们早就在贪婪中学会无耻,绝对不会被苏芸妃几句话就给吓住了,哪怕听说苏芸妃是为了无聊才容忍他们,他们也依然没有感觉什么。只是依旧的贪婪。

然而听说苏芸妃要把这苏家产业作为嫁妆全部送出去,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胡闹!你这是胡闹!这苏家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苏家,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想把整个苏家都给送出去!见过吃里扒外的,没有见过你这么吃里扒外的!”

一个从关系上讲,也应该是苏芸妃大伯的男人愤怒的咆哮道,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以为苏芸妃无耻的为了外人把家产全都往外送呢。

“苏芸妃,你个小贱人疯了么?贱比痒痒自己对着柱子好好摩摩去!想男人了就自己去养条狗,居然还想那我们苏家的产业去养你的狗男人!你拓麻老娘撕了你的脸!”

这个女人尖声叫着,嘴里骂出来的话,就是其他的亲戚听了也感觉毛毛的,不过大部分人心里都是畏之如虎的让开,竟是让她扑向了苏芸妃!

这个女人是苏芸妃一个表哥的老婆。

不过七八年前她的老公,苏芸妃的表哥还有她的公公,全都意外失踪了,一年后被人发现的时候,苏芸妃的表哥成了精神病,其他的人却是全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没有了那些直系血缘的人和苏家联络,这个女人就开始发挥出没有下线的无耻和泼辣,硬生生的从别人要把她从苏家赶出来的大势中,咬下一块又一块的肥肉,竟然靠着泼妇的无耻,站住了脚。

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别人之所以还能够容忍她,主要原因是,她已经彻底不要脸了,当其他人在苏家,或者利用苏家做出一些绝对会被弄出苏家的事时,就是这个女人出面,靠着无耻和蛮不讲理,硬生生把这帮亲戚们的恶事给当成别人的错误给留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