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二百八十七章 猪头人

第二百八十七章 猪头人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2016  |  更新时间:

只不过,苏芸妃还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们,对伽香雪示意一下,伽香雪调整了一下子画面,顿时一头母猪人出现在屏幕中央,恰好镜头处于这个母猪人的后面,露出她那酷似人类的雌性性器。

“四叔,你记不记得我十六岁那年,你和刘家的人合伙从公司中盗窃了八百万资金的事情?”

苏芸妃冷笑道:“事成之后,你和那个刘家的人一起去了一家地下俱乐部去开无遮大会,但是第二天早上却是毫无记忆,只觉得身上一股猪骚味?那天晚上陪你的就是这只母猪人的妈妈,你把那只母猪人破处之后,我让人把她切碎成了猪肉,放进了你们家的冰箱里,那段时间,有没有觉得肉类特别好吃啊?”

“啊!——”那个被称为四叔的人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又凄惶的去捂下体,随后又用拳头去击打自己的胃部,整个人瞬间斯巴达思密达八格牙路偶死塔!

而这个四叔的家人也全都雪白了脸,一个个全都跪在地上拼命的吐起来,其他人全都离他们远远地,苏芸妃继续开口道:“三舅舅,四叔家的肉吃了一个星期左右,我记得那段时间你似乎因为发现了四叔盗窃公私八百万资金的事,然后去分一杯羹,有没有在四叔家吃猪肉啊?”

“啊!呕————”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也顿时跪倒地上,

“呕——吐——!”

苏芸妃忽然又把脸转向另外一个人,那个女人当即脸色煞白,没等苏芸妃说话,就开始吐起来,居然没有晕!

苏芸妃却没有打算放过她,但是那个女人先开了口:

“不要说啊!啊啊啊啊————不要说啊!”

苏芸妃叹口气,不过还是说了:

“你和猪没关系!”

女人吐了一般,忽然这么一下,顿时尴尬无比,又害怕,看看自己吐出来的恶心的东西,顿时又忍不住继续吐下去!

苏芸妃说道:“虽然没有猪的关系,但是你三年前的腊月十二的时候,暗中潜入我的卧室还有浴室安装秘密摄像头,甚至在我的床头放置了一个乙醛喷射器,你应该还记得吧?”

看着脸色苍白的女人,苏芸妃说道:“指使你的那个人什么好处都没有给你,不过是拿着你和他偷情的事实威胁你一下你就从了,真是太让人不耻啊!”

“什么?!”一个男人忽然暴怒起来,一把抓住女人的脖子,愤怒的问她:“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苏芸妃不紧不慢的喝了口水,这个男人是那个女人的老公,不过,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松地放过她。

“那天晚上你回到家里,结果从浴室出来时候,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吧?第二天早上却发现自己下面有男人的东西,后来你就坏了孕,不过因为第二天你又有何自己老公做了爱,前天和自己的情夫偷情,以至于完全不知道到底是谁的种了吧?”

“不!不是的!”女人一边从男人手里挣扎,一边死命的辩解:“你撒谎!老公,不要相信她!她是恶魔!她是魔鬼!她在离间我们!”

这次没用苏芸妃示意,伽香雪忽然把画面一调,全息投影屏幕顿时换了场景,伽香雪冷冷说道:“你刚在小姐房间里安装完了那些东西,我们就把它全都放回了你的房间,甚至,那个既不是你丈夫也不是你情夫的孩子的爹,那天晚上乘机……吡——你的那个男人,我们也是有录像的,要看么?!”

“不!”

“不!——”

第一声是那个女人,第二声却是她的公公,男人的老爹。

看着所有人都在看自己,这个老头面色变了一下,然后道:“这种家丑!就不要再说了!苏芸妃,这次算是你狠!我们彻底退出苏家,只要你不再弄这些阴谋伎俩!”

苏芸妃没有说话,伽香雪不满意了:

“哼!阴谋伎俩?!你们既然到现在依然这么不要脸的把脏水往小姐身上撒,那就是你活该找死了!”

老头脸色大变:“不要!”

全息投影忽然出现一副让人“机动”的画面,看着屏幕上那个伏在女人身上起起伏伏变换花样的人,男子面色绝望,老头则是面色土黄,一屁股坐在地上。

伽香雪看着人群中的一个小男孩,邪恶的笑着说:“小朋友,你知道吗?其实你的爸爸不是你爸爸,是你的哥哥哦。”

最后一声还难得的嗲了一下,然而可惜,在场的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小男孩有五六岁的样子,或者还是可以没心没肺,但是看着全场一片呕吐的样子还有父母以及爷爷铁青的脸,没有吓哭已经算是够大胆了。

“小姐,该吃饭了,今天下午公司还需要你去主持会议呢。”

伽香雪说道。

苏芸妃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伽香雪,然后打了个响指。

巨大的落地窗忽然暗了下来,“啪!”

灯光打开,如若白昼。

忽然间,从楼上的楼梯,楼下客厅的门厅,还有其他一些地方,出现好多青春靓丽的美少女。短裙,皮衣,就像是死亡幻想里的蒂法那样的造型,腰间别着金灿灿的弹链,手里提着各种类型的枪支。

少女清一色长长的头发,这是某人很喜欢的。

几个经常在公司出没的家伙清楚的发现,这些少女中,有好多都是属于公司里面的那些专属苏芸妃的职员,但是现在看着这些端着枪神情冷漠的少女,没有任何一个人此时有色心或者是色胆。

黑漆漆的枪口微微透露出死亡的气息。

尽管这帮苏家的亲戚们这些年的胡作非为中害死过很多的人,但是自己面临死亡的时候,却是一次也没有。

“小芸,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福禄终于在这个时候开始说话,表达了一下自己那微弱而又完全不存在的存在感。伽香雪嘴角冷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