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拳霸天下>第三百零一章 温室里的小花们

第三百零一章 温室里的小花们

本书:拳霸天下  |  字数:3612  |  更新时间:

女武者的身体逐渐的向着那群法师们靠近,唯有眼底中才有一丝丝绝望的光芒还有已然放弃的情绪。

她心目中唯一一个或许可以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的那个男人,此时就像是一条被人打成尾巴缩进腿里的狗一样,远远躲开在最遥远的位置,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至于那些和法师同来的那些骑士力量的人,他们自诩贵族,宣扬褒扬正义,辖制邪恶,只是那些东西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眼中的外族身上。

异族,本身就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过。这是他们民族的内心根深蒂固的一种认知,也是所有愿意自我民族强大的民族之人内心中的共同想法。

天下,唯我之族,唯我之民;余者,皆当死!

所以这些骑士力量修炼者,也只不过是当做在看一场有趣的木偶表演一样,看着那些法师肆意的作弄侮辱着那个女武者,非我族类,皆非人民。

最靠近的那个法师的手已经触碰到了女武者的脸上,光洁的面容红润如潮,唯有眼里透露出深深的绝望,杰斯特的指尖轻轻按在女武者耳垂。

轰!——

一块玻璃碎片划破空间的距离,杰斯特瞳孔一缩,全身的法师能量突破身体极限的运行,集中在自己的喉咙处形成一个法术护盾。

玻璃碎片还没有打在身上,杰斯特的身体已经因为激烈的调动法术能量冲击了身体而开始从毛细管中往外喷血雾,但是血雾随着法术的能量一起舞动,集中在身前,别样凄惨决绝。

划过了时光的透明玻璃碎片在法术护盾刚刚成形的刹那击打在法术护盾上,杰斯特的身体巨震,他的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法术护盾仿佛遇到热刀的黄油一样被切开,感觉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阻止一下那块玻璃碎片,就已经洞穿了自己的脖子!

最后的时刻,他的胸口冒出一团白光,然后整个人化作一团烟霞消失不见。

重生!

那是那位真正的大贵族赏赐给他的保命用的重生法器,有一个法师一辈子只能够使用一次,但是尽管如此,也是无比珍惜的道具了。

他之所以能够答应那位贵族的那种要求,一方面是畏惧于那位贵族的威势,另一方面也是热切于这种对于他们这种小贵族而言堪称神器的道具。

但是可惜,一次根本没有放在眼里的东方旅游之行,在一个根本没有想象到的地方,既然消耗掉了这么珍贵的道具。

重生前的最后一刻,他的怨毒的眼光仅仅看见一个身形普通,却散发着某种极为刚烈霸道气息的人踏着一地的碎玻璃走进了这件国术俱乐部。

意识重新归于混沌,遥远的西方地域,某个偏僻的庄园地下室中,神秘的魔法阵忽然亮起了璀璨的辉光,一道人影痛苦挣扎着从魔法阵中出现,许久之后,一个赤裸的人体在光芒消失的时候出现在地下室。

呢喃的诅咒还有畏惧的低语同时交错,让人恐惧又害怕。

杨离颇为惊异的注视了一眼杰斯特最后消失的地方,居然能够躲过自己随意一击,看来这个世界的魔法力量在传承上还是有着一些可取之处的。而自己也是有一点疏忽了,如果是在前世,自己应该是直接动用雷霆万钧之势直接将对方整个人都化作一团虚无,不管他有什么样的重生恢复道具,都会直接变成一团渣渣。

杨离踏着一地的碎玻璃片走了进来,所有还躺在地上,或者躲开来的人,此时都把目光转了过来。

刚才杨离才走进这个地方,便通过延伸出去的灵觉察觉到了这间国术馆中发生的事情,虽然内心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是大石帝国之外任何一个国家的人,但是看着和自己最厌恶的人种长得很像的人在虐待侮辱一个和自己帝国最相似的人时,他内心的怒火顿时燃烧起来,走到了门口的时候,直接出手在两个异域外国人保安身上凌空一按,两个人甚至刚刚露出一点说不出什么神色的表情,话都额米有来的及说一句,胸腔就整个的扁了下去,鲜血还有身体内部组织直接从他们的眼睛鼻孔还有嘴巴喷了出来。

跟在杨离后面的林爱歌瞪大了眼睛。

相较于杨离的深厚功力压迫做出来的震撼场景,她更惊讶于杨离的这么平淡的表情下残酷无情的出手,仿佛只是随意的碾死了两只臭虫,根本没有任何心理波动变化。

林爱歌顿时明白,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理解杨离的内心。毕竟,以她自己来看,他是绝对不能够做到这么淡漠无情,别说是杀人,就是单纯的碾死一只体型较大的虫子,心里还是会考虑其这只虫子会不会是已经和有了灵魂,然后会不会在某个自己不曾想到的时刻忽然出现影响了自己的生活。

杨离却是没有关心身后女孩的心思,直接走到玻璃门前,眼神已经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怒火越发旺盛,特别是注意到了为首的那个人正好就是自己这一次准备收拾的人渣时候,直接抬起一脚踏在了玻璃门上!

一道爆裂的真气在他的脚底板超高频的震动爆发,接触在玻璃们的一瞬间,塑钢硬化玻璃像是饼干做的一样碎裂成无数的流星,沿着杨离的心意击杀向整个屋子里的人。

正在一心用精神力控制着女武者的法师们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袭击,只有一个研究灵魂领域的法师在杨离最初击杀门口两个保安的时候,感觉到了两道灵魂脱离身体的动静,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出生提醒,一片玻璃流星雨便已经划过时空的距离飞了过来。

好在法师们的身上基本都是有着天然仿佛法器和道具,毕竟他们也不是任何时候都有人站在他们的前面做肉盾为他们吸引火力的,总会有法师自己一个人顶着火力念咒积蓄法力的时候,只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几个过惯了安定日子的法师,甚至因为受到过多的惊吓,直接把全身上下所有用来保命的道具一股脑的全部用了出来!

虽然杨离的手段很残酷,威力极其的巨大,但是他现在还是依然保持在化劲巅峰的功力,根本没有突破到的金丹,而且刚才又是含怒一击,没有使用太多的技巧,仅仅是靠着太皇紫薇至尊功的克制法术属性才造成了那么渗人的景象,这些家伙只要是使用部分保命道具,就可以免除掉这次的危机。

可惜,温室的花朵到底是缺少了风雨飘零的熬练,一下子就被检验出了效果。杨离收回脚,看着屋子里一道道炫目的光线,心底里的不屑差点表露在脸上。

这些法师,和他曾经敌对过的那些法师一比,简直就是战斗力和战斗意识全都不足2的渣渣。看着一片片的防护和保命道具的消耗,虽然自己的那一片玻璃流星雨几乎除了特意关照的杰斯特,对其他人根本没有造成过多的伤害,但是那也不过是杨离最为普通的攻击而已,而这些法师们的所有防护手段却都已经全都没有了。

至于那些骑士们,杨离眼神不屑的看了过去,一群修炼着不知所谓的东西,自以为是个菜实际却是个草的东西,也胆敢出现在这片土地让自己觉得膈应,真是不知死活。

随着杨离踏进这件武馆,那些呻吟惊吓的声音都逐渐的停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这个衣着普通,相貌平凡的年轻人。

杨离的身上衣服随着他真气鼓荡起起伏伏,眼睛瞳孔中不时有紫色的氤氲之气流转,仿佛谪仙一般神圣不可侵犯。

“你是谁?……”

终于,有一个法师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不过,话刚出口,杨离就把目光转向了他,看着那双紫色氤氲的眼睛,还有那沉静却不乏威严的面孔,这个法师当即把还没有说完的话给收了回去。

杨离瞪了他一眼后,却是没有理会他,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已经被放开了精神控制的那个女武者,还有那些远远躲在武馆另外一侧的其他的武者。那些都是属于金家的一些家族武士,不过,曾经仗着这种身份耀武扬威的武士们,此时全都是孙子模样的躲在那边。

然而杨离的眉角却是挑了一下,因为他看见比较远的一个地方,一个骑士力量修炼者对着某个武士招了一下手,这个武士立刻像是奴仆面对主人一样走过去恭敬的低声回答着那个骑士的问题,眼神躲躲闪闪的看着这边。

杨离心里微微有些映像,这个人是在这里见过自己的。

心底里却是冒出一种淡漠的不屑感。

一群没有任何尊严的下贱哥特林,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自己改站在那一边的玩意儿,杨离心里根本没有生气,也没有愤怒,只是觉得好笑。

看看这些人,也不是智障,为什么比智障还要脑残呢?

难道那些欺压他的人,就能够比帮助他的人给予更多的好处么?

脑子里真是长了翔啊。

大概是从那个武士的嘴里知道了杨离的身份,确定了这只是一个武功很高但是没有什么特别身份的人,来自西方发达国度的尊严和骄傲又重新回到了这些人的身上,但是考虑到杨离的那恐怖的战斗力,这些人也不敢轻易的造次。

一个离杨离较为靠近的骑士暗中在身体下面鼓荡起斗气,防护着,然后走进杨离,蛮横的用蹩脚的华夏语说道:

“先生,介里是死人会所,你在这里的行为严重冒犯了我们,我们会向你们的金叉……”

杨离转头对一直不声不响的林爱歌说道:

“知道你为什么在我心目中比不过她们么?”

林爱歌此时脑子里一片糊涂,看着杨离,心里还在为杨离刚刚的杀戮举动而震惊,

杨离继续道:“因为你心里还是没有发现自我,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依附于别人依附于世界而存在的人。”

林爱歌没有听懂杨离的话。

那个说话的骑士见杨离居然在自己说话说道一半就不再理会自己,顿时愤怒起来,不过忌惮杨离刚才的暴力,倒是强忍着出手的冲动,但是忽然看见杨离又把视线转向了自己,嘴巴张开正准备说话。

杨离抬起一只手,屈指成抓,对着他狠狠一抓,骑士只觉得自己身体忽然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吸附禁锢住了,甚至连体内的斗气都僵硬在体内,根本无法动弹,不由大为惊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